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出台了《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关于加强电竞酒店管理中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通知》,对日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电竞酒店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提出了规范要求,对电竞酒店这一新业态中存在的问题给出了指导性意见。往前追溯,2023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人大代表提出,规范电竞酒店等新兴业态治理,将电竞酒店列入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场所等建议。

电竞酒店是近年来兴起的新业态,是兼具住宿和上网服务两种或多种业态的综合性经营场所,目前社会上已经有很多名称为“电竞酒店”的上网住宿场所。根据《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到2023年全国电竞酒店数量预计将突破2万家。另有调研数据显示,深圳、郑州、西安、武汉、杭州、洛阳等城市已有成熟运作的电竞酒店,而传统酒店改造电竞主题房的案例也并不少见。据媒体早前报道,为了吸引周边电竞用户入住,速8、布丁、如家等旗下部分酒店均有增设电竞客房;今年1月,上海的亚朵S虎扑酒店中新增了电竞主题房,并邀请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中的四家俱乐部入驻。

与此同时,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禁止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经营者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但此类违规行为却屡禁不止。作为新业态的电竞酒店、电竞房,更是以监管措施未明确而“打擦边球”,违规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据报道,2022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8起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专项行动典型案例,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一起新业态监管治理案被列入其中,是全国首例电竞酒店违规接纳未成年人提供上网服务民事公益诉讼案。

原先在行业管理上国家对电竞酒店采取包容的态度,主要按照普通旅馆办理相关手续,暂未禁止或限制其经营,但是该类经营场所提供了互联网上网服务,进而产生了网络游戏等互联网信息服务和未成年人保护的监管问题,但这些问题在法律规制上还缺少明晰的制度保障,存在一些监管困境,该类型经营场所的综合监管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绝大多数电竞酒店均允许未成年人入住,容易产生风险隐患,比如,易绕开互联网使用监管违规玩网络游戏,易发生抽烟喝酒等不良行为,易发生侵害等犯罪行为等,出现这样的管理盲区,主要在于对电竞酒店经营场所性质定位不清晰,商家过度追逐经济利益,忽视社会责任。总结电竞酒店存在监管漏洞的根源如下:

根据《民法典》、《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未成年人在监护人的监护下可以进入(入住)酒店场所;而传统网吧是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的,电竞酒店提供住宿床位、上网电脑,这两者共在一个物理空间(客房),所以电竞酒店既具有网吧属性,又具有酒店属性,但是住宿行业和上网服务行业的两种不同管理方式,给执法监管带来困惑,这是导致电竞酒店存在管理盲区的最主要原因。

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未成年人保护是文化和旅游部门管理职责。《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规定了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管理内容包括市场管理、文化内容管理、安全管理、未成年人保护等,涉及文化和旅游、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管理职能,其中文化内容管理和未成年人保护是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监管的重要职责。而电竞酒店在管理上,涉及公安、教育、文化、市场监管等诸多部门职权,牵涉面之广,让电竞酒店陷入“谁都可以管,但谁也管不好”的尴尬处境。同时,中国法律对电竞酒店尚无明确具体规定,现有的监管方式不能有效堵塞漏洞,这也让本该落实的监管动作,变得束手束脚,管不到点、管不到位。实践中,电竞酒店几乎均未取得文化广电和旅游部门审批发放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原因是:电竞酒店是否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法律尚无明确规定。

传统网吧属公共开放式,场所安装有摄像头,工作人员也可以随时查看机位情况。但电竞酒店的酒店属性,无法安装摄像头,工作人员也无法随时进入查看。普通酒店客房是具有私密性的,除公安执法人员外,一般其他人员未经允许不能随便进入。而有上网服务功能的“电竞酒店”的客房,能否让非公安执法人员的有关部门执法人员便捷进入执法,是一个困难的问题,目前这在执法实践上是一个比较严峻的挑战。

笔者通过电话咨询和实地探访,沪上某些电竞酒店并未严格要求房客提供身份证原件,可用身份证照片或身份证号码直接登记入住,这就存在着未成年人可以借用他人证件登记入住的可能性。有的电竞酒店存在接纳未成年人无限制上网、男女混住、违规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等问题,成为逃避监管风险的“网吧替代品”。例如某电竞酒店,为了招揽更多顾客,除了提供电脑上纷繁多样的游戏服务外,还提供所谓的“一元租号”服务,利用他人身份登录游戏,连续数小时打游戏,这本身就违背了国家对于未成年人游戏时间的限制。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是电竞酒店经营者并未受过良好培训,法律意识薄弱,即使违规操作也没有意识到严重性。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政策的颁布,为进一步管理服务好电竞酒店及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笔者就如何加强电竞酒店的规范化管理提出一些建议:

政策明确指出,电竞酒店是指通过设置电竞房向消费者提供电子竞技娱乐服务的新型住宿业态,包括所有客房均为电竞房的专业电竞酒店和利用部分客房开设电竞房区域的非专业电竞酒店。那么,目前电竞酒店存在两种形式,“专业电竞酒店”和“酒店电竞房区域”,立法机关应针对这两种形式出台相应的法规或规定,将其纳入相关行业的管理范畴中,需要考虑业态名称的定义和范围,应包括哪些业务范围和服务项目。业态经营的准入条件和管理要求,需要制定相关的管理规定,包括场所的设施标准、运营管理要求、业务操作规范等。同时,应遵守旅馆业的经营管理规定,按照“旅馆+网吧”的定位接受双重管理。

政策明确强调各级文化和旅政部门、公安机关应当提高政治站位,主动担当作为。为了更好地落实政策,避免安全隐患和法律漏洞,还需要厘清各部门管理职责,确定牵头主管部门及协管部门,形成文化旅游、公安、市场监督等多部门协同监管的联动工作机制,明确各部门职责,并形成联动管理机制,建立日常巡查制度。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电竞酒店经营者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的,及时通报文化和旅政部门依法查处;文化和旅政部门在工作中发现电竞酒店经营者未落实实名登记应及时通报公安机关依法查处。

政策明确指出,文化和旅政部门、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有权依法对辖区内电竞酒店的电竞房实施监督检查。针对这一政策,还需要规定相关的执法机构和执法权限,明确其职责和权力,加强对业态的监管和管理,电竞酒店经营者应当配合,不得拒绝、阻挠。赋予有关部门执法人员便捷进入客房的权力,或者有权要求电竞酒店经营单位员工配合打开房门。对于电竞酒店经营单位或上网人员不配合开门或恶意阻拦非公安执法人员的有关部门执法人员进入执法,应当给予一定处罚或惩戒。

政策明确指出,要强化主体责任,严格落实未成年人保护规定。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应督促电竞酒店的经营者全面、深入了解《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在经营过程中强化企业责任,自觉承担起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电竞酒店应设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在消费者入住等环节明确告知不接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允许持未成年人身份证预订电竞房,电竞酒店经营者应设置禁止未成年人登录计算机的功能,实施图像采集技术措施。电竞酒店经营者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在大厅、通道、电竞房区域主要出入口等公共区域内的合理位置安装图像采集设备,并设置采集区域提示标识,加强检查值守,发现有未成年人违规进入电竞房区域的,要及时劝阻并联系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

概括来说,针对新产业、新业态,要本着敏捷治理的原则,在鼓励创新的同时加强监管,具体到“电竞酒店”的监管治理,要首先明确业态名称及特征并予以法定化,要制定完善的法规及规定,在合理解读和充分宣讲的前提下,加强对其管理和监管,保障公众的利益和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作者王昊玥系上海高校智库华东师范大学电竞产业发展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许鑫系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高校智库主任。许鑫教授持续关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新型经济形态,关心新兴技术治理,本专栏以“产业与治理”为主题,探讨科技创新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前瞻性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