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项目能够吸引暴雪公司以及拳头、Twitch两大品牌创始人的同时关注,个中价值已经不言而喻。也许正是疫情的到来,才让这些行业大佬认真思考起了电竞、游戏的人口红利究竟还能怎样去开发。

上周末,游戏初创公司Rally Cry成功筹集到了12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在早期融资阶段的开头能够获得这样一笔数字实属不少,而比这120万美元更具含金量的是,这笔钱背后不仅有知名游戏厂商暴雪注资,拳头与Twitch两大公司的创始人也都参与其中。

据外媒报道,Rally Cry是一个面向广大普通玩家开设的电竞赛事平台与社交平台,以“将社交与电竞赛事带给所有年龄段、技术段玩家”为创立宗旨。很明显,Rally Cry的功能与曾经游戏玩家们大量接触的对战平台十分相似,只不过对战平台的主要作用是为广大玩家提供竞争性游戏的线上场所,而前者则更加细化,核心内容为向广大玩家提供电竞赛事参与平台。

其实,这种将“全民电竞平台”概念付诸实践的做法早在2010年便已经出现。2010年,Rally Cry平台的创始人罗森兄弟便创办了一个名为Tespa的全民电竞赛事公司,到2013年,该公司成功被知名游戏厂商暴雪收购。

而在2018年,印度班加罗尔一家名为银河科技的公司也成功开发出了一款面向普通玩家的电竞平台–MLP移动电竞平台。不到一年的时间,该平台已经积累了2500万用户数量。

很明显,不管是罗森兄弟还是印度银河科技,当整个电竞产业上游大部分还在思考如何吸引更多观众、更多粉丝时,已经有人开始关注起电竞人口红利本身的价值。而当疫情袭来,整个行业与线下场景分离,业内的大佬们或是为了止损、或是为了找寻新的刺激增长点,终于注意到了全球范围内庞大的电竞人口身上可能隐藏着新的商机。

甚至在国内,也有人抢先一步开始挖掘游戏、电竞产业带来的人口红利。最直观的案例便是游戏陪玩平台的出现。凭借付费陪玩业务,这些第三方平台实打实地在游戏产业的人口红利中分走了一杯羹,而后期他们又凭借游戏与电竞的捆绑关系摸索出了与电竞行业发生关系的渠道。

其实游戏陪玩平台和全民电竞赛事平台也有一定的相似程度,比如双方的核心业务都是对垂直行业中的下游用户出手,不过不同的是,前者的服务内容仍然围绕游戏,与电竞产生交集只是这一细分领域发展探索过程中找寻到的附加价值。而后者则是直接从电竞赛事切入,虽然双方的用户群体非常相似,但是核心业务有着本质的差别。

电竞人口基数十分庞大,根据Newzoo之前的预测数据,在2020年全球电竞观众的规模将达到4.95亿。而根据脸书统计,在2019年,全球游戏玩家数量达到了25亿。如果说游戏陪玩平台主要依赖于数量庞大的游戏玩家用户,印度的MLP主要面向移动端的游戏玩家与电竞用户,那么如今出现的Rally Cry则直接将全球的所有电竞观众与游戏玩家视为潜在用户。

无论是电竞还是整个游戏产业,人口红利已经十分明显,随着疫情的到来,厂商们都在寻找新的刺激增长点,他们已经注意到了对业内庞大人口红利进行二次挖掘的可能性。这恐怕也是如今暴雪、拳头和Twitch创始人共同盯上Rally Cry的原因。

全民性电竞赛事、社交平台的出现能够预见到这样几大功能。首先,数量庞大的“民兵”开始向“正规军”转变。这里的“民兵”不仅指数量庞大的游戏玩家与电竞用户,还包括民间用户自发组织的一些草根赛事。

作为面对普通玩家与用户推出的电竞赛事平台实质上是对大量竞争性游戏的天梯、排位功能进行整合与升级。类似天梯、排位这种面向普通玩家的竞赛模式的随机性十分明显,无法实现一些玩家们点对点的竞赛需求。而全民性电竞赛事平台的出现便能够打破这些游戏体验的天花板。

举个例子,暴雪收购了Tespa之后便有了推广全民电竞的想法,曾推出了一项名为“宿舍英雄”的电竞赛事,这一赛事的出现让曾经“网瘾少年”们痴迷的班级对抗、宿舍对抗、学校对抗有了一个正规赛事平台,不仅让诸多学生玩家有了参与正规比赛的体验,同时也让必须在网吧中进行的约战有了更加专业的舞台。而随着线上电竞赛事平台的出现,这种“鸟枪换炮”的体验也要从校际赛事走向全民普及了。

另一方面,此类电竞平台的出现对游戏厂商来说也更加喜闻乐见。当电竞赛事真正做到全民化,玩家的游戏体验有了质的飞跃,那么无论是用户粘性还是活跃度都将迎来长足发展,而玩家们又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获得一定的收入,从这方面来看,全民性电竞赛事的出现无论是对游戏厂商还是游戏玩家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其实此类平台的出现对电竞产业更加意义重大。全民电竞赛事能够极大的刺激玩家、观众向选手身份进行转变,从而形成稳定的行业人才供给渠道。在Rally Cry的背后势力中,暴雪公司与拳头创始人既可以看作是游戏厂商势力,也可以将他们视为电竞从业方。游戏陪玩平台可以承担为职业俱乐部挖掘优秀青训选手的作用,那么全民性电竞赛事平台在这方面的供血能力将更加显著与稳定。

而Twitch创始人林凯文的入局也释放出另一种信号,让人不得不思考全民赛事平台是否也能够影响直播行业。答案其实显而易见,民间高玩的挖掘不仅能够稳定供给职业领域,同时也能够凭借这些民间赛事进行造星。要知道,草根大神在直播行业中的身影并不少见。

2018年9月,印度银河科技推出MPL移动电竞平台以来,如今用户数量已经超过2500万,该平台除了官方会定期举行各种手游电竞赛事以外,同时还支持用户自主办赛。到目前为止,MPL主要依靠平台用户的各种内购消费行为、平台广告来实现商业变现。而当全民性电竞赛事的规模与关注度达到了一定程度,这些平台还可以通过赛事来收获更多的赞助商。

比如前文提到的Tespa平台,从2010年推出之后,该平台成功组建起了包含1200多家高校的大学电竞赛事网,覆盖了超过10万名在校大学生,由于该项校际赛事的规模逐渐扩大,最终该赛事为平台吸引了上千家品牌赞助商。

除此之外,人才供给作用的发挥也能够为平台开辟了更多的商业化渠道。例如这些平台可以效仿国内游戏陪玩平台与职业俱乐部之间的合作模式,为职业俱乐部培养优秀青训选手,通过选手挖掘、推荐、培养来交易变现。同时也可以与直播平台进行签约,为其贡献优秀主播资源。

无论如何,数量庞大的游戏、电竞人口对任何从业者来说都是一座金矿,而全民电竞赛事平台的出现便是行业对这座金矿开始深度挖掘的信号。如今来看,全民电竞的推广与普及其实对产业链上下游都有着不小的利好,当一个项目尚处构思阶段便能够吸引暴雪公司以及拳头、Twitch两大品牌创始人的同时关注,个中价值已经不言而喻。至于这是否会成为行业的下一个风向标,其实全民电竞服务的出现本就顺应了用户的诉求与行业的发展需要。也许未来,全民电竞服务不止会成为行业的风向标,还会成为行业生态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