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电子竞技的火爆,与之相关的周边产业也应运而生,集玩、住一体的电竞酒店就是其中之一,吸引着年轻消费群体。现代快报记者探访发现,在南京,也分布着不少电竞酒店,生意火热,有的酒店在周末、节假日一房难求。作为新兴业态,电竞酒店是酒店还是网吧?如何更好规范?据了解,有地方开始探索“住宿+上网”双登记制度,已有行业协会牵头开展相关行业标准的编制工作,预计2022年上半年定稿并宣贯。

作为新鲜事物,电竞酒店在南京生存得怎么样?记者在地图软件上输入“电竞酒店”进行搜索,页面上显示的酒店超过70家。有的酒店在网络预订界面上,详细标注了电脑配置和显示器配置,有的还标注了热门游戏的特权,以及视频网站的会员等。

4月10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走访了南京多家电竞酒店。在玄武区浮桥附近的一家酒店,光是前台的布置就“科技感”十足,装饰灯光以蓝色为主色调。在某点评网站的预订界面,显示该店有两人间、三人间、四人间及五人间的房型。“我们是2021年10月开业的,大多数是两人、三人间,多人间比如四人、五人的,都只有一间。”在前台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一个三人间,目测20平方米大小,装修比较简洁,和普通酒店的房间差不多。进入房门,右手边靠墙是三台电脑,另一侧便是三张床,其中一个是上下铺,一个是单独的床位,看起来像大学宿舍。在电脑旁边,还有零食饮料存放处,需要另外付费。店员介绍,他们的电脑都是网吧的配置,年轻消费群体比较多。

在电脑的加持下,这类酒店的价格比普通商务酒店要贵些。当天记者探访的这家电竞酒店,一间大床房需要394元,价格随着入住人数上涨,三人间需要477元,四人间549元,五人间711元。“周五、周六、周日客人多,房间价格比平时要贵。”

不到400米外,珠江路上的另一家电竞酒店规模稍微大些,工作人员介绍一共有30间房,线上订房系统显示当天有部分房型已订完。“这间房押金300元,如果你们消费了饮料、零食,就直接从押金里扣。”对于未成年人是否能办理入住,这两家酒店的态度都是需要监护人的陪同,或者前台要和监护人通话确认。在线上订房页面,两家酒店均有提示:“本着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原则,商家有权不对未成年人开放使用电竞设备。”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以珠江路周边网咖为例,包间包夜人均花费在40元左右,而入住电竞酒店一晚的人均花费在百元以上。但近期因为疫情原因,南京的网吧暂时停止营业,部分客流转到了周边的电竞酒店。

中午11点多,在夫子庙附近的一家电竞酒店内,记者以顾客的身份要求看下五人间电竞房的环境。随后,前台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一间刚刚退房的五人间,保洁正在忙着打扫。屋内,五台高配台式电竞电脑依次排开,并配备了键盘、耳机、鼠标、座椅等电竞专用外设装备,电脑后面就是两排上下铺。一名正在打扫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的电竞房很受欢迎,尤其是四人间和五人间。“我们一般是12点前退房,经常是这边还没打扫好,楼下客人已经在等了,几乎没空过。”

前台店员介绍,因为四人间和五人间房型数量少,而周末的需求量又大,如果想预留,要提前两三天碰碰运气。

随后,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三山街附近的一家电竞酒店。店员介绍,门店一共有36个房间,而打扫好的空房间只剩下一间,其余全满。对于未成年人管理方面,这名店员强调,如果是未成年人单独来的话,会现场与其监护人电话沟通确认,并留存联系方式,同步报备所在地的派出所。同时,尤其是外地游客,会参照属地疫情防控要求进行管理。

同样是三山街附近的一家电竞主题酒店式公寓。店长介绍,当天的多人间客满,还未退房,入住时间满打满算是12个小时,房型价格根据设备档次来定。

记者在某点评网站上发现,南京电竞酒店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开业时间大多都在2021年和2022年。作为新型业态,电竞酒店集合了住宿业务和电竞业务,它到底是“酒店”还是“网吧”?

2021年6月,南京文旅局出台的《关于明确电竞宾馆属性及相关事宜的批复》提出,如果房间电脑台数大于床位数(一或两台电脑除外),则电竞酒店需要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参照网吧管理,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上网服务。就记者探访的情况来看,不同的房型按照入住人数配备电脑和外设,比如四人间,上下铺一共四张床位,配四套电竞设备,并未超过床位数。从旅游平台资质证书一栏可以看到,酒店一般上传的是由市场监管部门颁布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住宿服务、餐饮管理等。

也有地方开始探索对于电竞酒店的长效监管。日前,浙江诸暨市检察院发出浙江省首个电竞酒店公益诉讼检察建议,建议相关部门对电竞酒店实行“住宿+上网”双登记制度,督促加强监管,确保经营者规范经营,促进电竞酒店新业态长效治理,并构建数字化应用场景实时预警,禁止接纳未成年人进入上网。

在2021年10月28日,文旅部市场管理司在其官网互动交流区答复,正在研究“电竞酒店”相关管理政策问题,暂不对“电竞酒店”进行审批。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电竞酒店分会相关负责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除了按规定项目如实登记旅客信息之外,电竞酒店要做好上网服务内容监管,必要时需接入符合国家有关技术要求的文化监管软件;对于游戏服务内容,严格遵循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

某旅游平台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中显示,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到2023年将突破2万家,成都、重庆、长沙、合肥、西安等是国内电竞酒店用户分布较为集中的城市。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电竞酒店分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内网络游戏的用户已经突破6亿,电子竞技已经成为年轻人重要的社交手段。随着上网服务场所环境与服务的转型升级,新的消费需求被不断激发,电竞酒店应运而生。

该负责人认为,电竞酒店具备“旅馆”和“上网服务场所”等多样化服务属性。“在行业管理政策存在滞后性的前提下,建议由行业组织牵头,联合各电竞酒店管理企业、OTA平台、行业媒体等关联企业开展行业自律活动,建立行业规范,如数据信息安全、物理设备安全、未成年人保护等规范措施,在行业健康规范发展的前提下鼓励行业向好、向优发展。”

据悉,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已牵头开展《电竞酒店电子竞技经营服务规范》行业标准编制工作,预计在2022年上半年定稿并宣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