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波兰-立陶宛没有受到三十年战争(1618 年至 1648年)的影响,但随后的二十年该国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酷的考验。这始于乌克兰地区的哥萨克人起义,他们的领袖波赫丹·赫梅利尼茨基在1648年和1652年两次击败了波兰军队,哥萨克人在1654年与俄罗斯缔结了《佩列亚斯拉夫条约》后,沙皇的势力达到了卢沃(今天的利沃夫)。

瑞典的古斯塔夫国王(Charles X Gustav)利用了波兰动荡的时局,对波兰进行了武装干涉。公元1655年7月,瑞典军队从西部的波美拉尼亚省(Pomerania,位于波罗的海南岸的瑞典领土,后并入普鲁士,今天德国的一个省)和北部的利沃尼亚省(Livonia,今天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进入波兰立陶宛联邦。从波美拉尼亚出发的军队由阿维德•维滕伯格(Arvid Wittenberg)指挥的1365人和72门火炮,另有15,000人的主力由古斯塔夫(Gustav)亲自率领。 8月,从利沃尼亚出发的部队由马格努斯·德拉加迪(Magnus De la Gardie)指挥的7200名士兵组成,他们随后占领了杜纳堡(Dünaburg)。

当地波兰贵族募集了13,000的部队来阻挡维滕贝格的瑞典军,但显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瑞典军队不是武装农民能打败的,乌伊希切战役波兰军队大败,当地贵族于7月25日向维滕贝格投降。维滕伯格在波兹南(波兰西北部)建立了驻军。

8月17日,在北部战线上,雅努兹·拉德兹维夫亲王与瑞典签署了《库戴尼爱条约》,将立陶宛大公国置于瑞典的保护之下。8月24日,古斯塔夫的军队与维滕贝格部会合。波兰国王约翰二世·卡西米尔(John II Casimir)率军与西方的瑞典军队对峙,但在与瑞典先锋队发生小规模冲突后,既向南撤退。

(StefanCzarniecki,波兰贵族,因为英勇善战从小贵族做到了司令,是波兰历史上的著名人物)率其部在

(GeorgeForgell)指挥的500名瑞典军人,有200名瑞典人战死,这极大的鼓舞了波兰人抵抗侵略的决心。

被惹恼的瑞典军队继续向南进军,占领并焚烧了Inowłódz,Drzewica和Odrzywół等城镇。9月12日,瑞典人包围并摧毁了奥波奇诺(Opoczno),后者缺乏像样的防御工事,几乎被夷为平地,整个镇战后仅有20栋房屋保存完整。类似的命运正在等待其他的城镇,波兰人自13世纪蒙古入侵波兰以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大的破坏,瑞典入侵者的野蛮行径震惊了当地居民。

9月初,效忠卡西米尔国王的波兰军队集中在沃尔博兹附近,这些军队主要是贵族的私人武装,他们与经验丰富的瑞典士兵没法相比。波兰军队士气低落,卡西米尔国王计划继续向克拉科夫撤退。然而贵族们并不同意这一计划,他们希望在家乡附近与侵略者决战。

9月15日,约11,000人的皇家卫队和其他增援部队到达Żarnów,波兰国王决定了要亲自面对瑞典军队。这支入侵的瑞典军队规模和波兰军队接近,但他们拥有40门火炮,而波兰人只有6门。

战役打响后,波兰骑兵首先发起冲锋,但是瑞典骑兵击退了他们的进攻。古斯塔夫国王随即命令步兵前进(正是他发明的线型战术,就是排队放枪),瑞典人占领了一座曾作为波兰防御阵地的山丘(真的是个小土包,仅比平房的屋顶略高)。波兰人想夺回山头,但是面对瑞典的火力优势,他们不得不撤退。随后,瑞典骑兵加入了战斗,一场突然其来的大雨拯救了波兰人,这使得他们免于被全歼。

波兰人总共损失了约1,000名士兵。那些散落的部队在斯特凡·沙尼耶基和卡西米尔国王的指挥下,朝着沃索奇瓦(Włoszczowa)和克拉科夫(Kraków)前进。他们于9月19日到达克拉科夫,卡西米尔国王曾计划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这座波兰古都,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离开了这座城市,改由沙尼耶基(Czarniecki)指挥。投降后的卡西米尔国王随后被流放到了西里西亚(Silesia),而克拉科夫也于10月19日向瑞典国王投降。

同时,俄罗斯和哥萨克的军队占领了波兰-立陶宛联邦的东部,直至卢布林,只有卢瓦尔(利沃夫)仍处于波兰-立陶宛的控制之下。在北部,普鲁士皇家贵族于11月12日在《林斯克条约》中与勃兰登堡侯爵缔结了防御联盟,准许在勃兰登堡驻军。但泽(熟悉二战的朋友不会忘记这个地方,二战的导火索),托伦(Torun)和埃尔布隆格(Elblag)没有参加条约,托伦和埃尔布隆格被移交给瑞典。

信仰新教的瑞典人和信奉天主教的波兰人之间由于宗教差异而导致了各种矛盾激化。虐待和杀害天主教神职人员,以及洗劫天主教教堂和修道院的行为引起了瑞典占领区的一系列反抗活动。1655年10月,一支游击队袭击了科希安的一个小型瑞典驻军,杀死了瑞典国王的兄弟。11月20日,在奥波莱(Oppeln)发布了一项宣言,呼吁公众反抗瑞典人并迎接卡西米尔国王回归。

1656年1月1日,约翰二世卡西米尔从流放地返回。1月下旬,斯特凡·沙尼耶克(Stefan Czarniecki)的军队和瑞典人展开了战斗,随后大多数在瑞典军队中服役的波兰士兵选择回归了波兰阵营。

古斯塔夫拥有一支11000人的骑兵,在1656年2月的戈尔尼耶基战役中,他击败了沙尼耶克的军队,但在随后围攻扎莫维奇的战役无功而返。久攻不克的瑞典军队这时候发现他们被萨皮哈和沙尼耶克领导的波兰立陶宛军队反包围了

3月20日,查理十世·古斯塔夫(CharlesX Gustav)和他的8000名士兵被困在桑河和维斯杜拉河之间。在4月5日和6日的桑多米尔兹战役中,他突破了萨皮埃哈的防线,但是大炮和补给被丢弃了。4月7日,巴登过来的一支瑞典增援部队被沙尼耶克打败。与此同时,卡西米尔国王宣布圣母玛利亚为波兰女王,并承诺如果他重新控制波兰,将会减轻农民的负担。

1656年6月25日,古斯塔夫与勃兰登堡(Brandenburg)签署了《马林堡条约》,条约将兰(区别于波兰核心区)授予弗雷德里克·威廉(Frederick William),以换取他们的军事援助。勃兰登堡的军队随即取代了瑞典驻军,那些军队又再一次加强了古斯塔夫的军队。

6月29日,华沙遭到波兰军队的猛烈攻击,古斯塔夫准备了28,500的军队和2万雇佣兵来迎接和波兰人的决战。勃兰登堡随后参加了战争。

早在1656年5月,俄罗斯的亚历克西斯(Alexis)就利用古斯塔夫被束缚在波兰的时候对瑞典宣战,利沃尼亚,爱沙尼亚和英格里亚(俄罗斯人占领此地后建立了圣彼得堡,既后来的列宁格勒)仅由一支由2200人的步兵和400个龙骑兵驻守。亚历克西斯于7月入侵利沃尼亚(Livonia),并很快占领了杜纳堡(Dünaburg)。

7月下旬,丹麦和荷兰的联合舰队打破了瑞典海军对但泽(波兰西北部唯一从未陷落的城市)的海上封锁。7月28日至30日,布兰登堡和瑞典的联军在华沙战役中击败波兰立陶宛军队,8月俄罗斯军队占领了科肯豪森(Koknese),包围了里加和多尔帕特(Tartu),袭击了爱沙尼亚、英格利亚和科霍姆地区。

11月,古斯塔夫授予威廉对普鲁士公国的完整主权,以换取后者更积极的参与战争。与此同时,卡西米尔也在寻找盟友来打破战争僵局。12月1日,他在维也纳与哈布斯堡王朝的费迪南德三世(Ferdinand III)签订了同盟,但费迪南德三世是打算调解和平而不是提供军事援助。次年4月,费迪南德的接班人利奥波德一世上台,出人意料的是他同意了向波兰派遣一支12,000的军队。

收到消息的同时,丹麦国王腓特烈三世向瑞典宣战,同年六月,奥地利军队从南部进入波兰立陶宛联邦,立刻在波兰南部稳定住了局势。瑞典—勃兰登堡—特兰西瓦尼亚联盟破裂了。特兰西瓦尼亚的拉科奇在没有瑞典支持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抵抗奥地利和波兰-立陶宛的联合部队,他被包围后被迫投降,特兰西瓦尼亚军队的其余部分被击败。勃兰登堡也随即改变立场,他们同意退出战争,条件只是波兰承认普鲁士的主权国家地位。

战略态势急转直下,瑞典军队被迫退出了波兰的地盘,现在他们要为守护波罗的海南部的领土而战斗了。此后的战争主要发生在瑞典和丹麦之间,这场战争一直到古斯塔夫于1660年病逝才告终结,这场旷日持久的混战也导致了瑞典的霸权旁落,从此只能作为一个地区国家再无参与大陆争霸的能力。

这场战争给波兰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卡西米尔国王于1668年退位,到他退位为止,联邦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他们大都死于战争、瘟疫和大规模杀害平民的战争掠夺行为。波兰的大部分城市都成为废墟(有些再也没能获得恢复),该国的经济基础遭到了严重破坏。而维持这场战争的费用是通过大规模铸造毫无价值的货币来支付的,这又导致了通货膨胀的失控。

直到1660 年的《奥利瓦条约》中,约翰·卡西米尔(John Casimir)最终放弃了对瑞典王位的继承权,这才最终结束了这场瑞典与波兰之间无休止的战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