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9日,海牙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庭审现场,一位坐在被告席上,须发皆白的老人家突然站起来掏出了一只小瓶子,激动的大喊“我不是战争犯、我没罪”,并迅速吞服了里面的不明液体….

早在2013年5月,海牙前南刑庭曾宣判他及五名同案被告在1992-1994年间犯的、战争罪等多项罪名成立,处以他20年监禁。

给普拉利亚克定罪的一个力证就是,在促成南斯拉夫血腥解体的波黑战争中,1993年,他曾经下令摧毁了莫斯塔尔一座16世纪的大桥——此举“给平民造成了巨大伤害,属于对穆族的种族灭绝”。

可能,对于刚烈的普拉利亚克来说,曾经被誉为“巴尔干猛虎”的伟大国家早就被肢解的不复存在,自己又将以“战犯”的身份,在狱中屈辱的度过晚年,那么,还不如以硬汉的方式,进行最后的抗争…..

相比轰轰烈烈的死在了镜头前的普拉利亚克,前南总统米洛舍维奇的神秘死亡,至今仍充满着争议,甚至还被推理出了诸多版本的“阴谋论”。

从2001年4月起,他就被西方关进了监狱,以“战犯”的身份受审,罪名包括战争罪、和种族屠杀罪在内的60多项指控。

长期的牢狱生活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加剧了他原本就不容乐观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症状,米洛舍维奇健康状况的不断恶化,曾导多次导致庭审中断。

海牙检方坚称米洛舍维奇是因突发心肌梗塞而导致的“自然死亡”。但同时传出一些“小道消息”说,米洛舍维奇的遗言中曾指控海牙法庭给他下毒,偷偷地将毒药混在了治疗麻风病的胶囊里….

毕竟,当年,为了西方提供的区区50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南联盟新政府就绕过了议会,突然以腐败、滥用职权的罪名逮捕了前脚刚卸任的米洛舍维奇,并将其送交海牙国际法庭。

貌似,一个被自己政府抛弃并出卖,又离奇身亡的前总统,除了在媒体上掀起些热度外,将很难再影响到国际政局了。

更何况,在他离世不到两个月后,随着2006 年6月3日,黑山共和国正式宣布独立,曾经的南联盟也自此不复存在。

然而,令人们蹊跷的是,在米洛舍维奇死亡10年后,也就是2016年,联合国海牙法庭突然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告米洛舍维奇无罪。

当然,这可并非是西方最终“良心发现”,而是真的证据不足——费了大劲,检方也没掌握到任何可以拿得出来服众的理由。

经过长达十几年的调查,联合国一直没能在科索沃发现所谓的“万人坑”,只搜集到了大约2000具尸体,但验明正身后又发现,他们并非都是科索沃人。

可是,随着各种现场人证物证的陆续出现,全球人民又得知,原本所谓的“无辜阿族平民”,其实是死于交火之中的阿族武装人员。

但当战争结束后不久,其他记者再次采访这位妇女时,竟然还见到了她的丈夫和孩子们——虽然房前院后都是一片瓦砾,但她的一家人却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了镜头前…

当年的诸多“人道主义危机”,更像是灯塔国自导自演的一出“阴谋大戏”,其中心思想就是——不听我的,就没有好下场。

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1941年出生,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一直从事经济工作。1983年,米洛舍维奇开始步入政坛,成为南共联盟主席团中央委员,在那之前,他的职位是贝尔格莱德银行行长。

此后,米洛舍维奇在仕途上一路青云平步,1990年,当选为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国之一塞尔维亚共和国的首任总统(之前都叫主席,东欧剧变后跟苏联一样,国家元首的称谓改叫了总统)。

南联盟,是一个松散的国家共同体,全称为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由塞尔维亚和黑山组成,被认作原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继承者,并非通常意义上东欧剧变后,由“社”改“资”的新一代资本主义国家。

再加上之前波黑战争中的大量积怨,南联盟跟西方的关系不仅说不上和谐,甚至还一直笼罩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

在北约集团看来,如果南联盟仍保持着一个有影响力的东欧政治军事大国身份的话,他们依然很难在巴尔干半岛上呼风唤雨。

这个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拒绝在主权领土议题上做出妥协让步的米洛舍维奇,则成了欧洲最后一个“拒不归顺”的布尔什维克。

客观看,米洛舍维奇的一些“大塞尔维亚主义”的执政理念和行为,确实激化了南联盟境内的民族矛盾,而巴尔干半岛又属于欧洲民族成分最复杂,人民武德最充沛的地区,一言不合就开打。

1999年初,米洛舍维奇强硬地拒绝了美国特使对南联盟国内事务的调解,同时坚决反对北约部队进驻南联盟科索沃省去“维和”。

很快,以塞族武装在拉察克村屠杀了45名无辜的阿族平民为由,北约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开始对南联盟连续进行了78天的大规模空袭。

据统计,以空袭形式进行的科索沃战争共造成了南联盟境内1800多名平民丧生,6000多人受伤,近百万人沦为难民,20多家医院被毁,300多所学校遭破坏,另有一半以上的桥梁、公路、铁路民用机场和广播电视线路被毁,大批工厂、商店、发电厂陷入长期瘫痪,直接经济损失达2000多亿美元。

5月7日,贝尔格莱德的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了五枚导弹袭击,三名中国记者被当场炸死,并炸伤数十人,使馆建筑也遭严重损毁。

而且,二十多年前,北约丢下的15吨贫铀,在塞尔维亚境内贻害至今——原本发病在老年人身上的一些肿瘤,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塞尔维亚的年轻人身上,而且多半都会转化成恶性。

重压之下,经过俄罗斯、芬兰等国的斡旋调停,米洛舍维奇接受了和谈,同意由联合国接管科索沃,允许多国部队进驻科索沃。

但前提是,必须尊重南联盟的领土完整,科索沃享有高度自治但仍属于南联盟的一个“自治省”,是塞尔维亚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入驻科索沃的多国部队,必须包括一定比例的俄军。

北约没想到,已经把南联盟炸了个稀烂,将刀刃架到了米洛舍维奇脖子上后,这个巴尔干老汉竟然还如此死硬。

此时,在南联盟境内,正暗流涌动——西方情报部门向南联盟投入了6000万“活动经费”,扶植“反米势力”,资助反对派一切活动——大到汽车、电脑、音响,小到涂写反米口号的油漆和毛刷…..

最终,米洛舍维奇输给了亲西方的科什图尼察。六个多月后,南联盟新政府为了5000万美金的援助,把米洛舍维奇亲手交给了海牙国际法庭列。

科什图尼察也是南联盟的最后一任总统,他在位期间,黑山独立,昔日的“巴尔干猛虎”最终被“瘦身”成了一个没有一寸海岸线的东欧内陆小国塞尔维亚。

不过,虽然科什图尼察的政策相对亲西方,但在科索沃问题的立场上,他却和昔日的“政敌”——米洛舍维奇非常一致,维护主权领土完整,是一切合作的前提。

这种强烈的立场,也充分体现在了科什图尼察在科索沃北部塞族控制区的照片上,当时他像准军事部队成员那样,在一群塞族人中挥舞着一支冲锋枪,以宣誓塞尔维亚对科索沃的主权。

去年9月,武契奇总统与科索沃领导人霍蒂被“懂王”叫去了白宫,签署了双边《经济合作协议》,虽然塞尔维亚方面做出了一些让步,但也并未触碰到塞尔维亚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底线。

无论是所谓的南联盟“万人坑”,还是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叙利亚的化武,终究,也就是一些国家为了扳倒某些“眼中钉”而编排出来的情节元素罢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