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Major开始前,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发现了关于灯塔技巧,即通过ALT标记灯塔或A键攻击灯塔,可以探寻到灯塔是否被敌方占领,并在Major上被许多职业战队使用。

经过:在与Nouns比赛前一晚,Nouns在Major内部频道通过录制chalice第一视角的方式向主办方举报此技巧,主办方上报给v社后,v社判定该技巧为BUG,主办方对于使用此BUG的队伍拥有自主决定判负权利。在我队与Nouns第一把比赛途中,主办方向各战队发布了通知,从通知后的下一场比赛开始,任何使用此BUG的队伍将会被判负,蒜头和国土也和队员再三强调不要再标记灯塔。但是在第二把赛后,主办方依然接到了我队使用BUG举报:我队与Nouns第二把开局赏金符刷新前,[chalice]将视角切到主野区的一个灯塔,使用鼠标左键框了一下灯塔;游戏时间20分钟,[天命]将视角切换到己方魔晶处,使用鼠标左键框灯塔。

在我队等待加赛的时间里,主办方将蒜头喊到工作人员办公室,直接宣判了判罚通知,比赛结果为1-1,蒜头提出上诉并要求主办方出示判罚依据(即游戏录像),在观看后,蒜头明确指出两名选手的操作皆为鼠标左键框灯塔,不会触发任何BUG,也不在任何主办方所声明的判罚依据里,主办方用各种理由想要维持判罚:

(1) 主办方认为两名选手无理由去切屏框灯塔,蒜头反驳为无论有无理由,这个行为都不会触发任何BUG。

(2) 主办方又判断两名选手在设置中使用了快速攻击选项,蒜头当场让主办方去训练室查询每个选手设置,如果认为选手临时更改设置,可以在选手身后观看选手进行一把天梯比赛,被主办方拒绝。

(3) 主办方也未通过录像复查其他战队是否使用该BUG,同时我们也提醒主办方,一些BUG是双方都知道并也使用的,那对比赛的公平性不存在偏移。

结果:在各种理由皆被反驳后,主办方只说需要开会,同时主办方的官方推特在没有任何定论的情况下,擅自发布公告声明AR战队违规使用BUG被判负。在主办方内部一个半小时的会议后,主办方取消了对我队的判罚,并在训练室对我队进行解释其中的误解。

前提:在淘汰赛的胜者组第一轮Tundra vs Betboom第二把中,在暂停时间内,Betboom选手Pure将电脑屏幕从游戏内切换至浏览器,通过Twitch观看主播Nix对于当场比赛的解说,被选手摄像头捕捉。并且该选手并没有明显操作关闭该直播,亦可理解在余下的该场比赛中Pure一直是可以听到解说内容的。Betboom比赛胜利后,Tundra对于Pure的行为选择不追究,主办方也于当天深夜发布公告,并未宣判对Betboom的处罚,只强调任何选手不得在之后的比赛中将屏幕切换至游戏界面外的任何应用程序中。

经过:我队原定于第二天13:45对阵Tundra战队,但在LGD与Team Spirit的第二场结束后才发现主办方未经通知,私自将后续赛程更换成了AR战队对阵Betboom,我队在发现后,蒜头与国土一起找到了主办方负责人,明确希望主办方按照原定赛程,让我队对阵Tundra战队,并和主办方说明:我队对Tundra的英雄与录像进行了两天的研究,这是我们的战术优势,且不能因为BetBoom的错误行为而最终导致我们受到不公平对待。

主办方拒绝我们再三要求对战Tundra的请求,只说Betboom也没有研究我们,并一直在强调:“根据赛事手册的规则,Betboom在与Tundra的比赛中必须被判负,判罚无法撤销”,但主办方对赛事手册中5.2章节关于作弊的明确规定”任何通过各种方式作弊的选手将被禁赛”视而不见。在我队出示赛事手册后,主办方试探我队是否接受Pure在与我队比赛之后再被禁赛,被我们拒绝。此前我队已经受到了一次主办方的不公平判罚,对于主办方的又一次双重标准,我们和主办方明确表示,希望他们能够撤销判罚,如果执意要判罚的话,就严格按照赛事手册来进行。我队无意针对Betboom或Pure,我们十分尊重与认可Betboom的实力,但对于任何不公平判罚,我队理应拥有说不的权利。

结果:主办方在与Betboom沟通后决定对Pure在巴厘岛Major进行禁赛,但在沟通过程中,我方的诉求被篡改为:我们只和没有Pure的Betboom进行比赛,如果Pure上场,我队将弃赛Major。主办方恶意激化我队与Betboom的矛盾,通过转移矛盾的方式将自身的责任撇清,引导舆论将矛头指向我队。

我们很感谢主办方对于队伍生活上的照顾,为每个队配备了专属生活向导,但是在比赛上,主办方没有为队伍准备比赛专用的SSD,并且主办方提供的裁判十分业余且偷懒,在比赛途中全程玩手机睡觉,主办方对于突发情况的处理有比较严重的滞后问题,这也是各种突发情况会发生的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