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职业选手、解说和主播们一夜之间失业。运营团队及服务器处于终止状态的《炉石传说》,顺理成章被移出了电竞项目序列。

在今年的上,电竞首次成为可计入国家奖牌榜的竞赛项目,炉石传说是国内选手优势项目,职业选手们拿奖牌无望,训练努力也付诸东流。

去年4月1日,杭州市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亚运会誓师动员大会,孙霁晨作为炉石传说电竞项目预备选手受邀来到亚运场馆参加宣誓,他原本有机会作为正式参赛选手登上亚运会的舞台为国争光,曾感觉无限接近梦想,仅仅七个多月后,暴雪合作生变。随着国服关停,他所在俱乐部的炉石分部也迅速被裁撤。

十年前,《炉石传说》作为暴雪经典《魔兽争霸》的衍生作品,一经亮相就受到全世界关注,稳坐卡牌类游戏领域的头把交椅。得益于暴雪从一开始就赋予的“比赛”定位,围绕炉石开展了各项赛事,从2014年黄金公开赛,到同年在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上,中国选手李博一举夺冠拉开了中国炉石电竞的序幕。

一位游戏行业人士表示,国服关停和退出亚运会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意味着与之有关的任何竞赛、直播和代练全部失去价值,整个产业链可能都不复存在,起码目前是这样。

根据暴雪曾公布的数据,炉石传说2020年全球玩家规模超2000万人。代理问题成为导火索,并让整个产业迅速崩坏直至近乎全部消失,造成暴雪、网易和玩家三输局面。炉石传说在中国的故事背后再次暴露出电竞产业乃至游戏行业的一个老话题:是开发游戏重要,还是发展产业重要?

按照给出的理由,炉石传说被移出亚运会是因为游戏制作方暴雪与国内代理商网易的商务合作终止,导致该团队及国内服务器处于终止状态,已不具备列入杭州亚运会项目的前置条件。

暴雪官方今年1月公布旗下炉石传说的年度电竞计划时,早已将国内玩家排除在外,在官网回复赛事规模缩减时就表示,在找到新的合作伙伴之前,所有居住在中国大陆的玩家都将无法参加任何炉石传说的官方赛事。他们还明确表示,做出这一决定,并不是因为与网易结束合作,他们早在与网易结束合作之前就已经开始评估今年的赛事规模。

去年11月,暴雪和网易“分手”一事开始在全网闹得沸沸扬扬,当国服停服一事板上钉钉时,外界已有预期,炉石项目被移出杭州亚运会只是时间问题,毕竟一场在中国举办的赛事,所有中国居民却无法参与,甚至选手们不能登录游戏,这在逻辑上显然是行不通的。

国内赛事停办、国际赛事限制参加,炉石电竞环境步入寒冬。在这份官宣之前,他们仍抱有一线希望:万一暴雪找到了新的合作方,并解决了版号问题呢?亚运会仍有机会是他们的战场。

某电竞战队的品牌负责人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曾寄希望于亚奥组委的能力可以影响到暴雪,为亚运会开设专属服务器,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可以说,有关炉石传说电竞的一切已彻底画上句号。

据了解,亚运会炉石项目原本将选出两位选手走上亚运会的竞技场,之前,组委会已经接收了具备参赛资格的选手资料,最终进入这份备选名单里的不超过15人,孙霁晨是其中一个。

在炉石传说的世界,孙霁晨的游戏ID叫“爱暴风雨”(LoveStorm),他在炉石国服选手积分榜排行第一。

孙霁晨的身上融合了典型炉石职业选手的特征,学历不错,家境不错,“退路”很广。他就读于西交利物浦大学,是一所中外合作创立办学的高校。高中时因《守望先锋》开始接触同为暴雪系的炉石传说,在大学校园里是有名的“高玩”,是炉石解说大赛全国冠军,还在学校里开办了“炉石选修课”吸引了众多同学。2022年,他收到电竞俱乐部的邀请后选择休学,成为一名炉石传说职业选手,杭州亚运会是他的重要征程。

他在炉石项目上颇有天赋,不到一年时间里,孙霁晨就拿到了炉石大师巡回赛奥妮克希亚的巢穴站全球冠军、黄金赛公开赛沉没之城站全国冠军等多个奖项。他现在仍然属于5KS俱乐部——不过炉石分部已经解散。

随着炉石传说的退出,孙霁晨认识的选手们有的在备考公务员,有的找了个班上,有的还在找,也有人回家继承家业,孙霁晨则回到大学继续完成他的学业。“先把书念完,如果炉石能回来,我还会再尝试一下,否则毕业后我会找一份与游戏相关的工作,或者出国继续深造。”他说。

佩琪曾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英语专业,2018年加入KA女子电竞俱乐部成为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2020年随着英雄联盟女子职业比赛的消失,她在内部转型成为公司唯一的炉石传说选手,并担任炉石比赛官方解说兼平台主播。她解说专业,风格活泼,在圈内颇有人气。

“现在又失业了。”她有点儿无奈,“去面试其他游戏的解说没有通过。”三年全职炉石的经历让佩琪的再就业不太顺利,某招聘平台的公司HR直接回复她:“说实话,(你)这样找工作可能会很难。”

炉石的电竞化体系的完善程度相对较低,解说机制便是表现之一。主流电竞赛事通常会与解说员签约,而网易暴雪与官方解说员之间没有正式合约,“有比赛就临时叫过去”。由于她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解说炉石比赛,直播是几乎没有收入的“用爱发电”,佩琪遇到的情况相当于虽然没丢工作,实际却失业了。

她也幻想过短期内就出现接盘方,并顺利继承游戏版号,然后玩家们纷纷回归。停服当天,1月24日,佩琪登录炉石外服,“直播了两个小时炉石传说,还是破防下播了,有刷暴雪的,说我汉奸的……”佩琪说,“不如不播。”

在突来的行业寒冬,炉石大主播们开始抱团玩一款叫“鹅鸭杀”的游戏,它的玩法类似推理游戏“狼人杀”,跟炉石一样氛围比较轻松。佩琪也投入这款新游戏中。直播“鹅鸭杀”没有给她带来收入,它更像是一处临时逃避之地,从去年11月到现在,她作息颠倒,生活颓废。

直接失业的还有网易暴雪团队,除了暂时留下来处理交接事宜的人员,大部分员工在停服前已经被解雇或内部调岗。一名前员工告诉记者,春节时和一些前同事联系,“大家基本都没找到工作”。他们中有人在抖音开设了一个名为“中年再就业”的账号,游戏客服团队前员工“小心心”通过视频和直播分享他们失业后的创业生活,包括摆摊卖水果,在抖音开店卖炉石周边,这个账号最后一次更新于3月2日。

“取消电竞影响较小,关停国服影响巨大。”一位游戏工作室负责人说,“电竞是游戏的衍生物,全球范围内,做电竞比赛赚钱的极少。你可以把电竞理解为一种品牌营销活动。”

暴雪最赚钱的两个游戏,一个是《魔兽世界》,另一个是《炉石传说》。在国内,炉石传说的商业模式带来了更高的收益。

十年前,作为经典电竞游戏《魔兽争霸》衍生出来的掌机游戏,《炉石传说》一经发布就在全世界引起轰动,当年即获得了TGA2014游戏大奖最佳移动掌机游戏,次年又获得了第二届SXSW游戏大奖年度移动游戏奖项。

从2014年游戏首发起,由暴雪官方,以及其授权世界各地的赛事运营者共同发起的各类比赛就不胜枚举,从黄金公开赛到世界大赛,从WCA到WCG,从世锦赛到中欧对抗赛,炉石传说很快融入了全世界范围内电竞体系,而在中国,因为网易的牵线搭桥,中国炉石电竞也很快实现正规化、标准化,因为成绩优异,炉石传说甚至成了中国电竞的传统优势项目。

从2014年开始,中国选手就在各类炉石电竞中屡获佳绩:2014年李博首夺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同年小鱼鱼大仙人还拿下了当年世锦赛炉石传说亚军;2016年,中国选手弱鸡更是在第三届中欧对抗赛上夺下中欧对抗第一个冠军;2017年,中国选手Xhope再拿冠军;2018年炉石世界杯,中国战队从48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中脱颖而出,实现了中国在标准模式官方赛事世界级比赛上“零的突破”;2020年开始,中国选手在连续五次的大师巡回赛上拿下了四次冠军。

那是中国炉石电竞最光辉的时刻,当时的暴雪和网易仍处于甜蜜期。2019年,随着在西安举办的WCG(曾被公认为世界电竞最高等级赛事)宣布收录炉石传说,与皇室战争、DOTA2、王者荣耀、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等大名鼎鼎的游戏同时列为正式竞技项目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产业将有着光辉且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除了成立电竞战队,打造职业选手体系外,炉石在国内已经衍生出电竞项目该有的生态,在职业段端,有俱乐部、职业选手,而在用户端,有游戏主播、解说等多种职业。

但自暴雪网易分手,这个产业很快瓦解。上述电竞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早在国服终止时直播和代练就已经告别这款游戏,各俱乐部陆续解散炉石项目转投其他游戏,所幸的是,游戏非职业化产业的门槛并不高,这对主播和陪玩们倒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大不了就玩别的。

在游戏圈,炉石主播是比较有危机感的群体,游戏不属于大品类,加上用户增长相对停滞,他们多数人一直有为自己未来职业规划,包括从找一个退路的角度,去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同时播其他游戏,例如知名炉石主播“王师傅”在B站早已依靠游戏带来的人气转型为美食博主,跻身百大博主之列。

“从我们主播的策略来讲,播的内容取决于粉丝受众喜欢看什么,因为炉石玩家基本都是暴雪系的玩家,暴雪系玩家和3A游戏的玩家距离比较近,所以会从给粉丝提供内容的角度,去玩一些其他主机游戏播给粉丝看。”在一家游戏平台做运营的Tina表示。

对于一款已发布近十年的游戏来说,炉石传说的热度原本也在逐年下降。2023年,暴雪除了公布中国大陆选手不可参赛外,还继续大幅削减了比赛场次和奖金。奖金和赛事体系是职业化的基础,也是职业电竞选手主要收入之一,相比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热度较高的大型电竞项目,炉石职业选手收入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炉石这个项目在电子竞技领域里面是一个非主流项目。从品类上来说,最主流的是FPS和MOBA这两个品类,而卡牌类和格斗类都是关注量小的品类。从另一个维度来看,游戏玩家和电竞用户占比,也是FPS和MOBA居多,而因为玩法的问题,大量的炉石游戏用户可能不会关注电竞赛事。”业内人士分析。

“比如说我们打DOTA和CS:GO肯定会去看比赛,因为游戏里面的技术和战术是我要学习和练习的,怎么预瞄,怎么压枪和定位。但是炉石传说这种游戏整体偏休闲,职业选手打的那些顶多是看看他们有什么牌,还涉及玩法模式的问题,据我所知现在大量的玩家都去下棋了。”上述人士补充道。

“类比传统体育,DOTA和CS:GO就像篮球、排球,炉石这种就类似于围棋、德州扑克,是纯策略类的对抗。”在一位FPS游戏玩家看来,炉石的电竞属性相对较弱,“在竞技场,你要先花钱买很多卡牌包。也就是说,先氪金,再竞技。”

今年2月27日,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公布了2023年度上海电竞运动员注册名单,共有9个项目171名选手注册和年审,其中包括来自WE俱乐部的3名《炉石传说》运动员孔繁宇、石文浩和朱昕璵。

暴雪在2023年炉石赛事比赛规则的常见问题中写道:“若在赛事过程中找到合作伙伴,将会重新评估参赛资格。”

回看炉石传说电竞一路走来的这几年,虽然暴雪与网易的决裂是没落的最后稻草,但这款游戏本身可能也走到了生命周期的后半段。

炉石传说,是衍生自暴雪“魔兽”世界观的卡牌掌机游戏,2014年发布时,它同时自带着魔兽世界网游与电竞老牌游戏魔兽争霸的光环,让它的玩家群体相当多元化:有的人为《魔兽世界》的IP入坑,因此和曾经的魔兽老战友在《炉石传说》里重聚;有的人喜欢游戏的美术和人物设计,会研究卡牌背后的故事;也有的人偏爱对战,在比赛中收获了很多。

因此,尽管它只是一个对操作要求不高的卡牌游戏,但仅凭上述原因,外加移动手游的便利性,它在运营上的成功有迹可循。

但在过去的十年中,游戏产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在移动端,随着“吃鸡”、和平精英、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游戏陆续登场,年轻玩家迅速转移。另一方面,由于魔兽世界网游、魔兽争霸等已发布近二十年,其早期的粉丝群体年龄越来越大,甚至逐渐告别游戏,很多人连这两款游戏都不再关注,更别说其衍生产物——炉石传说。

炉石传说的逐渐暗淡也投射出电竞产业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这注定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产业,游戏热度与玩家群体才是整个产业的源头。

前述游戏行业人士就告诉记者:“选手跟着比赛走,比赛跟着游戏走,游戏跟着玩家的关注度走,随着游戏热度消失,赛事随即缩减,职业选手也会因为没有比赛和奖金而放弃游戏。这条逻辑链几乎是电竞行业不可打破的规律,所有做赛事的、开发游戏的、搞职业战队的,都要遵循这个逻辑。”

而一位负责过国内大型电竞赛事的人士也表示,电竞项目和体育比赛的差异就是,观众的喜好其实是产业的基础。“不像奥运会,标枪、木马没那么多人喜欢,但仍然可以存在,电竞不是,它永远有新陈代谢。”

从这个角度来看,电竞产业仍然是以游戏为主的行业,选手们的技术、赛事的规模与专业性,反而是依附于游戏本身的存在,尽管这些才是产业进一步放大的基础,但当一款游戏不可避免地进入生命周期的末端,那么似乎一切都将不可逆。

事实上,当下一些游戏公司也在尽量避免这种情况,他们推出各式各样的新玩法、新人物来试图增加一款电竞游戏的生命,最有代表性的便是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它们在不断更新内容的基础上也很好地与腾讯游戏的“氪金”模式绑定在一起,不断地刺激玩家关注、尝试。

但这种更新带来的刺激,依然不可避免地会逐步降低,炉石传说也曾努力更新过各种模式,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任何刺激都已不足吸引关注。

“如果是做与电竞产业相关的行业,比如开俱乐部、做直播,倒是可以做很久,毕竟这个游戏过气了就换下一个,更换的成本不会特别大,因为行业的操作模式都是现成的,无非换了个新游戏而已。但如果是做职业选手就比较吃亏,因为游戏总会过气,而你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却再也回不来了。电竞产业一定是依托游戏而存在。”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现实也确实如此,炉石传说的告别并没有在社交网络上引起过多波澜,出圈的反而是几个月后一条在业内人士看来毫无悬念的新闻:炉石传说项目被踢出杭州亚运会。

暴雪国服停服日期定于1月24日0点,中国农历大年初三。大年三十那天,炉石知名主播王师傅将一群炉石传说、守望先锋等暴雪系游戏主播和选手们聚在一起吃年夜饭,聊天叙旧与炉石告别。

“这些账号都是我花钱买的,里边很多东西我攒了那么久,而且魔兽世界玩家十几二十年攒的成就、坐骑什么的,这些虚拟财产说没就没了。”IG战队炉石选手囚徒说。

主播安德罗妮开了一家饭店,驴鸽打算先继续播美服炉石,“现在人家在迎接新年,我们暴雪玩家在埋葬青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