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电竞酒店行业快速发展,在满足群众需求、扩大消费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存在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等问题。近日,《关于加强电竞酒店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出炉,对加强电竞酒店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提出了详细要求。

当前,电竞酒店是否允许未成年人入住?入住流程有哪些监管空白?记者随机调查了几家电竞酒店并采访了法律界专家。专家表示,《征求意见稿》首次针对作为新兴业态的电竞酒店行业做出清晰界定,对未来加强电竞酒店接待未成年人监管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电竞酒店是否允许未成年人入住?记者在两个线上酒店预订平台,随机选择了广州几家连锁电竞酒店及私人民宿进行调查。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关于“未成年人能否入住”,不同平台、电竞酒店商家的规则和严格程度不尽相同。

以广州市白云区的A电竞酒店为例,该酒店在入住须知中提到,部分房型欢迎携带儿童入住,但不允许18岁以下住客单独办理入住。该酒店工作人员表示,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需要在成年的直系亲属带领下才能入住该酒店,且需要当场进行身份证核验。“入住要做登记,未满18岁的话电脑无法开机。”工作人员表示,电竞酒店中的电脑开机需刷住客身份证,住客年满18岁时,系统才会开机。当记者提出,是否能请工作人员帮忙刷身份证上网时,酒店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提议。

在B酒店的预订页面中,入住须知中明确写有“酒店不允许携带儿童入住”的提醒。“房间不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有家长陪同也无法办理入住。”酒店工作人员说。

但在天河客运站附近的C电竞酒店的订房页面中,并无任何提醒表示“未成年人禁止入住”,甚至写有欢迎携带儿童入住的详情信息。

平台之间的广告页面是否不一样?记者在另一个线上酒店预订平台继续随机选了4家电竞主题酒店。4家酒店介绍页面均有“未成年人禁止入住”的提醒。酒店信息显示:“根据现有法律法规,入住酒店时所有入住人均需提供身份证,且至少其中1人需年满18周岁。电竞酒店不允许未成年人入住。如遇考试等特殊场景,可联系酒店明确是否可接待。”

记者调查时还发现,部分电竞酒店以民宿或网约房形式存在。民宿老板经营着多个不同主题的房间,其中包括电竞主题,其配套设置与电竞酒店基本一致,并以电脑高配置来吸引住客。

与普通电竞酒店相比,这类房间房源分散,有些甚至没有前台,住客在线上完成身份核验后,凭房东提供的验证码即可进入房间。

记者随机找到一家带有电竞房的民宿,房屋照片显示,每个房间有两台高配置电脑。预订时,记者称帮17岁的侄子订房,店家表示只要入住人年龄超过16岁即可,且不需要家长在场,使用入住者本人的证件即可办理入住。

“按要求,民宿需要上传客人信息到公安系统,但也有办法不上传。”民宿老板阿理(化名)和记者坦言,公安部门要求民宿上传客人居住信息,但实际经营中,当天该房间是否租售出去,公安机关并不掌握,只会随机检查民宿线上预订情况或上门检查。“警察可以根据线上预订是否暂停,来判断房子有没有被租售出去,所以有民宿在线上假装空房,实际提供给未成年人入住,这样就可以不上传客人信息,但如果被抓了就要接受处罚,看运气。”阿理表示,民宿经营自主性强,管理“拉胯”的民宿不少。

另外,现在大部分民宿都是密码锁,客人拿着手机上收到的密码锁密码就能自助入住,核验时,只需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在所入住的房间中拍照,进行人脸识别即可。“有未成年人会让成年朋友帮助自己完成识别然后住店,这是我们没法掌控的。客人有隐私,我们也不能24小时盯着。”阿理坦言,民宿经营不易,住客居住情况也和其自身素质有关。当法律法规不完善时,难免有不良事件发生。

加强电竞酒店行业管理刻不容缓。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杨学光表示,部分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容易沉迷网络游戏,加上部分电竞酒店并没有取得特种行业许可证,这为沉迷游戏的孩子们大开方便之门,甚至滋生违法犯罪行为。

“经营平台应当对消费者履行提醒、告知义务,并对电竞酒店进行监督。”杨学光认为,平台在上架酒店商家时,可对此制定一些规定,如:在电竞酒店入驻时要求酒店自行申报是否提供电竞服务,签署相关的承诺书,提供酒店房间设施照片进行审查;在用户预订时进行显著提醒,在入驻后不定期对酒店的抽查监管;若酒店违反相关规定,应从平台上下架此类酒店并要求其整改、进行处罚等。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广州市政协委员郑子殷长期关注未成年人保护话题。他提出,平台除了履行告知和提醒义务外,还应建立准入和退出机制,完善对平台内商家资质审核,同时进行常态化抽查。

《征求意见稿》提出,电竞酒店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者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时,需询问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有关情况。但在实际入住流程中,询问未成年人监护人的有关情况全靠酒店工作人员自觉,很难保证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能做到,且酒店工作人员无法核验未成年人提供的相关情况是否属实。

对此,杨学光建议,公安机关、市场监管、街道等多部门可对辖区内电竞酒店开展联合检查、集中约谈和法制教育等常态化管理措施,并通过张贴强制报告制度海报、签署承诺书,督促电竞酒店经营者严格询问、核对和登记相关信息,切实履行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社会责任。

“在具体操作层面,可以考虑要求单独入住酒店的未成年人居住地派出所或学校开具的证明,并同时联网上传。”郑子殷提到。

记者注意到,实践中,一些地方派出所会建立有相关旅店、民宿等场所管理群,比如非父母带未成年人入住的情况,前台会询问关系,并且向其父母致电进行确认,并且拍合照报备。

近年来,对于未成年人入住酒店的规定已经出台,公安部根据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已对旅馆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提出“五必须”规定。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出炉,正是在具体措施方面落实了“五必须”的具体措施、强化了主体责任,形成协同监管机制等。

“如今这些措施形成了合力,能够有效起到保护未成年人的作用,也能确保酒店行业的健康发展。”杨学光认为,部分民宿“打擦边球”,以电脑高配置来吸引住客,但并不称自己为电竞民宿。但实际上,其在配置民宿时,已经符合了非专业性电竞酒店的定义。在此种情况下,可以判定它是一家电竞酒店,也应该禁止未成年人入住。他建议,需规定此类民宿必须自行就计算机配置进行申报,有关部门要部署开展专项摸底排查工作,对此类非专业电竞民宿进行监管。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珠江学者文宏认为《征求意见稿》的出炉,根据电竞游戏新业态的特点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制定了高压红线,确保了制度的刚性。

“对经营者来说是一种新的规范,硬件和管理都需要有改进,不仅是一种民事上的契约关系,而是有了行政法规的约束。”文宏认为,《征求意见稿》也向社会宣传了一种态度——凡是涉及未成年人保护的领域,政府都会给予持续关注并落实到位。

“落实相关政策,需明确各职能部门分工,构建长效机制。”郑子殷则表示,《征求意见稿》首次针对作为新兴业态的电竞酒店行业做出清晰界定,明确其属于“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对未来加强电竞酒店接待未成年人监管工作具有重要意义。但加强对电竞酒店接待未成年人监管工作,除了此次牵头起草文件文化旅游等三部门,还需市场监管、网信、工信等部门共同介入,形成合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