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但凡去过一次电竞酒店就明白,这地方实在是玄妙,无论房间里摆了怎样诱惑的装饰与用具,水床也好,手铐也罢,都没啥用,你只要看到那台电脑,心里就只想着圆梦,圆电竞梦,其他事都可以放一边。女朋友用足尖轻轻划过你的侧脸,你用手一档,就说,别弄,你脚好臭,没看我在上分吗?

我批评过这些男人,这些人年纪大了,干一些事情,就得找个借口,钓鱼是这样,上分也是这样。周末消失两天,兄弟问他干嘛了,他把订单一发,就说哥们儿是与爱人缠绵去了,家里催得紧,没法子。结果兄弟点开排行一看,你都悄悄打到黄金了,狗东西,真不要脸。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么大一台电脑,4K曲面屏,华硕外设,显卡上面全是LED灯,五颜六色的,像彩虹一样,像夏天晚上七点半马路边洼地中的倒影一样,像十年前某场梦中兀自出现的电竞设备一样,你能忍住不玩吗,我忍不住。

去年我就跟前女友误入过都江堰那边的电竞酒店,那酒店太邪性了,我真是扛不住那种诱惑,只好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敷衍说,欠一次,欠一次,你先睡,我还有事,我要去艾泽拉斯抵抗燃烧军团,我要死战不退,马革裹尸。

在电竞酒店玩游戏,跟在家玩游戏不一样,在家玩,身上多少还是有点责任,想着不能玩久了,毕竟衣服还要洗,平底锅还要刷,猫子还要喂,还要做方案,还要打开短视频看社会新闻,还要在领导发完低俗视频后接一句哈哈哈哈哈。晚上十二点,催款短信准时砸到手机里,像钟声一样响亮,好累,索性睡觉。

网吧玩游戏呢,又太短暂,玩不尽兴,欢快都是假的,迟早还是要回到家里,还是要重复上面那一套流程。走在回家路上,脑里想起一句话,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说得挺好。

你去电竞酒店,就好像去了另一个家,有床,有厕所,有电脑,那就够了,今晚什么都不用管,家就在这里,今天就是来上分的,天皇老子来了也拦不住哥们儿上大分。电脑一开,谁都不爱,输密码,选人物,用一柄大剑,按住R,就可以破碎虚空。

他经常是出完庭,就借口出差,要去电竞酒店放纵一下。有人电话打过来,就说我在北京见客户,稍后跟您联系哈。挂掉之后便关机,偌大的北京,竟没有一个充电宝。

有次跟他一起去电竞酒店开房,玩到晚上三点过,我没扛住,准备先睡了,又觉得对不起这个夜晚,只好挺起来,抽根烟,继续鏖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