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眼】电竞的热闹与喧嚣,必然带着泡沫的成分。不可否认,有一些传统媒体在长期关注这个领域,但自负差旅去报道相关赛事仍然非常缥缈。在电竞领域,自媒体的影响力毋容置疑,但是生存状况良莠不齐,更是没有自费报道赛事的习惯。

最近几天,两场中韩大战相继上演。上个周日,英雄联盟S13的决赛,来自中国的战队WBG输给了电竞传奇Faker领衔的韩国老牌强队T1。前天,世预赛国足在主场0比3输给了拥有孙兴慜、李刚仁等名将的韩国男足。

从话题度和热度来说,这两场中韩对决都敛足眼球。S13的总决赛,更可能是一场年轻人的盛宴;中韩男足的对决则更接近于一场中年人的狂欢。两场比赛都是一票难求,粉丝云集,也吸引了很多网红前来蹭流量。

但是从现场的媒体报道上来说,两者之间却是云泥之别。在传统媒体渐趋凋零的今天,八千足记齐聚海埂的盛况早已成为了过眼云烟,但是中韩对决媒体记者之多可以用“始料未及”来描述。赛前新闻发布会的阵仗,同时让扬科维奇和张琳芃感到震惊。这极有可能就是疫情以来现场记者最多的一场国足比赛。

上周国足客场与泰国的比赛,同样是世预赛,而且是揭幕战,但是前往现场的记者并不多。《体坛周报》的名记马德兴在社媒中透露:从国内前往泰国报道本次国足世预赛的只有3名文字记者和3名摄影记者,其中《体坛周报》占据2个文字记者席位,另一个文字记者则为一家网媒。新华社与央视都只是派遣的驻泰国当地的记者前来采访报道。

省钱当然是因素之一。出国采访相对来说费用更高昂一些,很多传统媒体都在节衣缩食中过冬。何况,中国足球现在的状况正处于低谷之中。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有实力的传统媒体,尤其是央媒在出国采访方面的要求变得更加严格。以往别说世预赛这种级别的比赛,很多综合项目的单项世锦赛,比如游泳世锦赛,主流媒体都会派记者亲临现场。今年在福冈举行的游泳世锦赛,因为与成都大运会时间重叠,再加上出国采访的限制,去现场的传统媒体记者也是寥寥可数。能够让传统媒体决定不遗余力派遣记者去海外采访的比赛可能仅剩下奥运会、世界杯等少数最受关注的顶级大赛。

去现场的体育记者变少了,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门户网站的黄金时代早已落下帷幕。曾经在门户网站供职过的资深媒体人“落原”在朋友圈统计称,“(中韩之战)门户网站的代表只见网易、凤凰”。四大门户网站合计拥有数十名记者的盛况遥远得像一个梦。

中韩之战可以说是逆时代潮流之光。国内各媒体报名总人数接近200人,电视台、纸媒的老记者们基本上都回到了第一现场。究其因,一方面,比赛在深圳举行,记者们出差成本并不太高;另一方面,中韩之战话题度本来就高,再加上中国队首战击败了泰国队,唤醒了球迷们的热情,同时也提高了媒体的关注度。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新媒体记者、自媒体记者,甚至是传统意义中的网红也能够以真正记者的身份到现场报道国足比赛了。前国脚杨昊也是以记者的身份现身现场。

时代变了,很多主流互联网平台比如抖音、快手、小红书、B站,并不会设有专门的体育记者,但是这些媒体平台上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粉丝的体育博主们比比皆是。这些网红或者UP主,很多就是媒体人出身,或者足球从业者。当他们的账号本身就具有了媒体属性,他们就已经成为了严格意义上的媒体人,甚至做起专访来要比传统的媒体人更有优势。我在媒体席就看到了“退钱哥”,他还接受了其他媒体的采访。

这次世预赛的媒体服务确实也非常专业,也给予了自媒体平台更多空间和便利保障。在自媒体已经大行其道的今天,中国足球没有理由不向这些新媒体渠道敞开怀抱。门户网站刚刚涌现出来的时候也是新媒体,经历了一个很短暂的过程之后就成为了赛事的主力报道平台。自媒体蔚然成风已经有几年时间了,现在被接纳程度显著提高了。

去英雄联盟S赛现场的记者屈指可数,与国足的盛况不可同日而语。从国民热度上来说,电竞可能已经超越了足球、篮球,成为了第一运动。但是至少从媒体生态上,电竞还是一个稚嫩的“新生儿”。

首先,传统媒体依然对电竞抱有审慎的态度。亚运会本来是传统媒体拥抱电竞的绝佳契机,但因为不可明说的一些因素,让传统媒体更加敬而远之了。经过多方斡旋,电竞比赛最终在央视等持权转播商平台上进行了延播,但这并不足以让噤若寒蝉的传统媒体主动挣脱内心的枷锁。

其次,电竞圈主流还是自媒体生态,除了极少数传统媒体对这个领域的长期关注,绝大多数电竞媒体都是“野生”的。自媒体对赛事的依赖尤甚于传统媒体,以受邀请为主,自己主动掏钱去报道赛事几乎闻所未闻。很多国内的电竞赛事盛况空前,主要原因是赛事主办方舍得投入,愿意承担记者们的差旅。而在海外举行的S赛因为差旅成本较为高昂,受邀媒体凤毛麟角。

很多比赛甚至没有一个公开给媒体报名的渠道。今年的S赛在韩国举行,出差成本并不高,我们九月底的时候就考虑派记者前去报道。当我们的记者询问如何报名时,发现报名渠道已经关闭了,主办方可能也没有想到会有媒体愿意自费出国去跟踪报道。

传统体育的一些高关注项目成绩虽然难以尽如人意,但周遭的媒体生态还是相对完善的。在自媒体大行其道之后,与传统媒体、新媒体形成了金字塔式的报道梯队。以往八千足记虎啸山林的局面可能难以再现,但越来越多记者(包括自媒体记者、抖音网红、UP主等)齐聚一线可能会成为常态。其实,国足客场与泰国的比赛,去现场的记者虽然少,但兼具部分媒体属性的网红、UP主可并不少。

电竞的热闹与喧嚣,必然带着泡沫的成分。不可否认,有一些传统媒体在长期关注这个领域,但自负差旅去报道相关赛事仍然非常缥缈。在电竞领域,自媒体的影响力毋容置疑,但是生存状况良莠不齐,更是没有自费报道赛事的习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