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亚运会上,电子竞技首次以正式竞赛项目身份登场,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在杭州电竞中心进行了角逐。亚运会闭幕至今已月余,很多关于电竞的话题依旧被讨论。例如,从雅加达到杭州,电子竞技得到了怎样的发展?杭州一战,将给中国电竞带来怎样的影响?新京报记者对话《电子竞技在中国·杭州亚运会专辑》纪录片导演杨定坤,从“临安三万里”到“沙场秋点兵”再到“成功世乃知”,杭州亚运会背后,还有哪些值得说道的故事?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以表演赛形式亮相。牵手大型洲际性综合赛事是一件喜事,尽管奖牌不计入总奖牌榜,但雅加达一战依旧承载着极大意义。两金一银,这是当时中国队在电竞比赛中取得的成绩。转眼5年,在杭州再次见到电子竞技,感觉有何不同?

更正规更系统了,这是杨定坤给出的答案。回忆起亚运集训时的一线情况,让杨定坤印象很深的是队内严格的反管理。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深圳集训期间,恰逢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候选运动员陈正正的生日,队内为他庆生,现场的工作人员表示,准备的蛋糕已经经过了反检测。另一个是运动员们的用药问题,很多药品成分和来源复杂,所以,哪怕像感冒这种大众认知里的小毛病,也需咨询医生后用药。

集训期间队伍为陈正正过生日,蛋糕经过了反检测。 《电子竞技在中国·杭州亚运会专辑》纪录片截图

相比雅加达亚运会,成为正式项目的电子竞技得到了更多重视。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早早牵头,腾讯等厂商发挥支持作用,杭州亚运会上的四金一铜可以说是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

不同于雅加达的表演赛时,选拔、集训、参赛等都处于摸索前进的状态。在此基础上,经过这几年的成长,到杭州亚运会时,赛事组织流程明显更顺畅更完善。前期,国家集训队候选运动员们在深圳参加选拔,名单确认后,大部队又奔赴杭州进行更为严格的封闭集训,搭配体能锻炼和心理辅导,为亚运会做了充分准备。

杭州亚运会,中国队共派出31位运动员参赛,其中有15位是00后。很多人年纪不大,但已是在职业赛场上摸爬滚打过几年的“老将”。赛事经验丰富,习惯了高压环境的他们身上有时会展现出一些反差感:脸庞稚嫩,举止谈吐却自信又成熟。

来自英雄联盟项目的运动员陈泽彬说,5年前的雅加达亚运会上,还没踏入电竞行业的他看到简自豪等人夺得了英雄联盟表演赛金牌。那时,少年就幻想着,未来,他是否也能拥有这样的机会,为国争光。2023年真正登上亚运会舞台,他的梦想成真了。

采访中,像陈泽彬这样敢于表达且言之有物的运动员不在少数。跟拍足球在线项目的李思俊、王者荣耀亚运版本的徐必成等人时,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一些特质是杨定坤之前没有想到的。时隔5年,新一批的电竞国家队选手年龄普遍不大,但能感觉到他们的自信。像在杭州亚运会开幕式上,来自和平精英亚运版本的刘云雨、张建辉毫不怯场,主动找机位和观众打招呼,这样的表现打破了很多人心里认为的电子竞技运动员都很沉闷、内向、宅等等的刻板印象。

另外,如前文所说,本届亚运会,电竞项目从选拔到集训都比过往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对赛事本身来说是很大的进步,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繁琐的情况需要运动员们配合、执行。国家队的这群年轻运动员,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纰漏。朱伯丞等多位运动员在伤病情况下,依然坚持高强度训练,展现出极强的责任感。

雅加达亚运会时,比赛使用的电竞场馆由篮球馆改造而成,空间不算太大,只能容纳几百人。拿如今的“星际战舰”杭州电竞中心来对比,现场效果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国内首座按照亚运会赛事标准建设的专业电子竞技场馆,这里可同时容纳4000人左右观赛。

9月24日,杭州亚运会电竞中心迎来首个比赛日。尽管这是亚运期间,唯一一个需要抽签购票的项目。但哪怕是早上9点,场馆上座率也超7成,决赛现场更是场场爆满,很多人才意识到还是低估了大众对于电子竞技的关注和热情。

9月29日是中秋节,杭州电竞中心赛场出现了巨型月饼,为参赛选手和观众送上节日祝福。 图/新华社

从雅加达到杭州,大众对于电竞的接受程度明显提高。杨定坤说,从身边的人对待电竞的态度上就能感受到这一点。亚运期间,和平精英亚运版本等项目的决赛在中央电视台进行了转播,有观众会掐着表,准时坐在电视前收看比赛。电竞正逐渐获得社会的正面认可,这是可以肯定的。重返央视屏幕,以音频为载体进行直播的“雅加达之声”已经成为过去式,乘着亚运的风,电竞的受众圈层也将更加广泛。

2026年名古屋亚运会,电子竞技将继续存在。杨定坤认为,这表明电竞自身的进步和影响力,已经得到了认可。对于电竞来说,这也是一个可以与传统体育互相学习的好机会。从雅加达到杭州,再到名古屋,电竞的灯在东亚和东南亚不断亮起,其释放的光芒已远射全球。在电竞发展更加规范化、科学化的当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更大舞台上与电竞相遇指日可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