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9日17点30分,苏州太湖之畔的电竞场馆外已经聚集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提早几小时到达只希望能尽早见到所喜欢的电竞选手。当晚8点,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夏季赛第二轮一场A组的榜首大战拉开帷幕,苏州KSG主场迎战佛山DRG,现场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从2022年下半年以来,电竞行业开启复苏,距离第19届杭州亚运会开幕已经不足70天,“电竞入亚”正掀起新一轮“风口”。从电竞产品研发、运营和授权,到电竞俱乐部管理、赛事运营执行及内容制作,再到赛况转播和衍生业态等,中国电竞产业生态正处于成长完善进程中。虽然热度拉满,但是目前国内电竞行业仍面临诸多待解的难题,如盈利难题以及电竞行业“粉圈化”“饭圈化”现象抬头,这些都需要全行业人士共同攻克。

6月25日晚间,中国电子竞技国家集训队公布了参加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名单,31名运动员、5名教练员最终入选。的脚步越来越近,电竞项目首次获准列为正式比赛项目,比赛共确定7个电竞项目,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DOTA2》《梦三国2》《街霸5》和《FIFAOnline4》。

在亚运会的催化下,电竞行业迎来新一波增长。快手电竞负责人杨帆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2年下半年至今,从大型联赛和常规比赛的频率和热度看,电竞行业有明显复苏。

《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步入成熟平稳期,近两年来电竞用户同比增长率稳定在6%,但今年杭州亚运会的举办,或促进电竞进一步“破圈”,吸引更多公众的参与,2023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将达到4.78亿。

随着电竞赛事的增加,电竞俱乐部在电竞产业链中越来越具有重要地位,而电竞俱乐部运营也早已走向了平台化。

快手2020年收购了YTG战队正式进入王者荣耀KPL联赛,收购YTG后,快手在2021年正式将其“快手化”,更名为KSG。

对于快手收购电竞战队,杨帆解释,快手的日活用户中有2.5亿人在消费游戏内容,这部分人群与快手电竞比较契合,都是年轻化并且在网络上比较活跃的群体,目前KSG整体的粉丝群体00后居多,线下场馆的售票数据显示,00后观众占比达到了50%以上。

杨帆进一步表示,电竞战队是偏重实体化运营,除了通过收购战队入局电竞外,快手在近一两年内,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国内最热门的电竞方面,都提供了海量的内容,进而诞生了海量主播。

据记者了解,不仅是快手,B站、微博、京东等平台也进行电竞战队的运营,抓住年轻用户群体。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竞俱乐部平台化早已开始,从一些想要在年轻人层面破圈的实体经济,到想持续在年轻人中刷存在感的互联网平台,都将投资电竞俱乐部作为一个宣传、沟通的桥梁,其核心是营销,而非盈利。

杨帆表示,从收购到运营,快手在KSG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通过两年时间,摸索出了平台类俱乐部的运营管理方式。

“公司也会在一些电竞类的游戏的联运,如《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后续也会与其他各类电竞属性较强的游戏品类加强联运,与游戏厂商达成密切合作,利用快手的流量为游戏厂商带去收益。”杨帆进一步表示,未来,快手还会在电竞教育,签约电竞主播甚至是其他电竞产业链方面进行探索。

电竞行业虽然劲风吹,但在盈利难面前多少有些神伤。据有关报告显示,2022年电竞市场规模约1579亿元,如何将庞大的市场规模转化为业绩成为关键。

张书乐认为,目前而言,行业整体盈利场景不明显,无论是赛事还是衍生链条(电竞设备、电竞泛娱乐实体产品、电竞概念实体如电竞酒店)都没有真正形成有效互联,其场景破壁依然较难,且由于缺乏足球、篮球等球类运动的激烈肉体碰撞,电竞赛事的观赏性也不强烈,较难从电竞粉丝群体中破圈。同时,电竞爱好者还需要背负“打游戏”和“玩物丧志”的非议,其变成大众体育项目,较之传统体育更难。

电竞行业不赚钱似乎早已成为共识,这其中,电竞俱乐部更是时常传出因亏损而难以为继的消息。据了解,一只战队通常会有6-7名成员,叠加教练、后勤人员和宣传人员,一些电竞俱乐部的人员达到了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此外,房租、设备也将耗费大量资金。而电竞俱乐部的收入则主要来自比赛奖金、赞助、联赛分成以及选手的个人IP打造。

杨帆告诉记者,单看俱乐部的经营方式,可能没几家俱乐部挣钱,前几年,甚至很多电竞战队面临着经营困难的状态。近两年,电竞俱乐部也更多都是由平台类企业甚至是地产公司来接手,从这个角度看,也说明各方并未将运营电竞俱乐部作为盈利的手段,而从国际上看,电竞俱乐部营收也在1000-2000万美元之间,从任何角度看电竞俱乐部都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

但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很多电竞俱乐部通过品牌影响力和粉丝效应,开始涉足了电商产业,也就是依托于俱乐部去跑通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上下游开展电商业务。

还值得关注的是,太湖国际电竞馆今年6月投入使用,快手获得了场馆的3年全权运营权。对于场馆的具体运营情况,杨帆告诉记者,目前快手只运营KSG这样一支KPL战队,从KPL的赛程看,从春季赛、夏季赛,再到挑战者杯和世冠杯,快手都在与厂商、主办方积极接洽争取,而剩下的时间里,将会承接一些其他活动,目前也有诸多电竞赛事与快手接洽。

杨帆进一步强调,太湖国际电竞馆是按照电竞场馆的最高标准打造,在软硬件、地理位置等方面都具有优势,因此不会任意出租,而是尽可能安排与电竞相关的活动,比如音乐节、小型歌手见面会等,与电竞产业链条及年轻的目标受众上均有一致性。

7月19日,在苏州KSG主场迎战佛山DRG比赛前,各个俱乐部及选手的粉丝率先数小时达到等待,尽管当天小雨也无法阻止粉丝想要尽早见到偶像选手的热情。由于当天KSG选手杨荣鑫的生日,粉丝们还专门为其制作了花墙应援。在“小A杨荣鑫超线日,就有粉丝开始征集生日祝福视频,并详细列明了要求。

现场有粉丝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选手的粉丝中,有大学生也有上班族,都是基于小A的能力水平而喜欢选手。

但是并非每一位粉丝都是理智的,除了难以赚钱之外,作为体育项目的电竞也逐渐出现了“粉圈化”“饭圈化”的现象,互撕、控评等饭圈乱象早已向电竞领域渗透。

杨帆认为,电竞“饭圈化”“粉圈化”是不太健康的一种趋势,但是这也是“双刃剑”。“电竞‘饭圈化’‘粉圈化’可能极大地提升了项目热度,没有人会否认流量带来的红利,在乒乓球、羽毛球等传统竞技体育中也出现了类似现象,这是中国娱乐产业或者粉丝产业发展带来的必然趋势,但是无论是管理者还是从业者都应该拎紧一根弦,不是所有的钱都应该去挣,为了短期收益不断去割粉丝韭菜,对于一些现象应该去规范化引导,增强电竞项目的专业性和竞技的公平性。”杨帆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粉丝之间的骂战,在各种体育项目中都有呈现,反而是越火爆的项目,粉丝(如球迷)越激烈。某种意义上反映出该类项目的火热程度。但这种现象需要引导,文明观赛、追星、电竞是题中应有之义。”张书乐告诉记者。

另有XYG电竞战队粉丝蒋欣然(化名)告诉记者,电竞圈粉丝氛围要比娱乐圈好点,大部分粉丝多是先战队粉,然后才是选手粉丝。她还说,“现在的职业选手基本都是00后,XYG的这几个选手弟弟很励志,属于草根战队,最初是从商场赛打出来的,一直打到了KPL。”不过,如果比赛数据不好看,赛后粉丝也会有抱怨的声音。

杨帆认为,随着电竞赛事更加专业化可能会改变电竞、游戏娱乐化的固有认知。“有一些游戏赛事、品类很难做到传统竞技体育的标准化,整个电竞、游戏产业的从业者都应该努力将电竞变成高标准、高规格的竞技化赛事。”杨帆表示。

杨帆还建议,上游厂商在设计电竞产品玩法及改变部分规则时,要平衡好由此变化带来的刺激性、趣味性与稳定性之间的关系,做到玩家在比赛时有稳定的发挥,做到降低观赛的门槛,外行也能看出门道,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电竞行业中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