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11月24日,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与同程旅行联合发布《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分析了国内电竞酒店的用户消费行为、消费热点及创新业态。《报告》显示,国内电竞酒店市场在近两年内保持了平稳增长势头,全国电竞酒店数量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2万家。

今天,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与同程旅行联合发布《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分析了国内电竞酒店的用户消费行为、消费热点及创新业态。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数字还是在于该报告对电竞酒店数量的预测,按报告的说法,明年电竞酒店数量就将突破2万家。

这事实上已经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现状,受疫情影响,酒店行业,尤其在中低端市场,一直都不太景气。根据酒店行业的权威报告调查显示,自一九年下半年疫情逐步扩散暴发开始,酒店行业的景气指数就一直维持在负数的水准,虽有起伏,但总体还是趋向悲观。

在这样的情况下,电竞酒店行业能保持一个稳步上升的态势实在难能可贵。,“电竞酒店”在各大城市市场兴起,吸引了众多酒店行业资深从业者的关注。如万豪国际、温德姆酒店、香格里拉集团等诸多酒店巨头都加入了电竞酒店的新赛道。

前段时间, 本就是LOL忠实玩家的王思聪也选择入局电竞酒店,担任网鱼网咖关联公司上海网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并申请注册多枚“网鱼电竞旅舍”“网鱼电竞轻住”“网鱼电竞宿舍”商标,国际分类涉及餐饮住宿、教育娱乐等,目前商标状态均为注册申请中。

从资本的反馈来看,电竞酒店行业的潜力毋庸置疑的。为何在一片消极的酒店行业中,电竞+酒店模式能逆风增长?且让我们细细说来。

谈及电竞酒店的增长,肯定离不开庞大的电竞用户群,根据 《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中国移动网民规模达10.29亿人,而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就已经达到5.06亿人,同比增长1.2%。

而在电竞酒店的拥趸中,多以90后、95后等“网生一代”为主。这次的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近一年内的电竞酒店用户的年龄主要集中在18-34岁,占比为92.4%,其中,18-24岁的人群占比为43.7%。这与观看电竞的核心人群是匹配的,这批人群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消费能力,愿意花钱为自己的热爱付费。

除了这批已经具备了一定消费能力的人群,电竞的观赛群体里尚且还有一批更为年轻的群体处于高中到大学的学习阶段,商家在此时入局,实际上是为满足未来可预见的年轻人的电竞增长需求,等待电竞的核心观赛人群——Z世代的年轻人逐渐掌握经济权利。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现有3500余家电竞酒店相关企业,46%相关企业成立时间在1年以内;50%相关企业成立时间在1-5年以内;超6成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以内。且仅2021年一年,电竞酒店相关企业年度注册数量就达到1600余家,同比增长60%。

谈及酒店行业不景气的原因,那永远绕不开“疫情”一词,疫情之初,旅游业彻底停摆,酒店业也几乎全军覆没。虽然之后,随着精准防控等政策的实行,酒店业稍许回暖了些,但由于跨省旅游业依旧受到极大的限制,流动性客流较少,即便是头部的酒店集团,身处其中也只能咽下亏损的苦果。

以华住集团和首旅如家为例,均在2020年因疫情影响呈现净利率的负值,虽然在疫情缓和之后有所回升,但净利率仍然远不及疫情之前的水平。由此可见,酒店行业受疫情的不利影响较大,在疫情常态化下,未来还需寻求更多的发展出路。

但电竞酒店和这些主要依赖旅游业生存的酒店不同,虽然他们需要承接一部分旅游的同时还想要进行游戏的客户,但占据大头的,主要是承接一些有娱乐需求和社交需求的用户。

相较于传统网吧与网咖,电竞酒店内部环境干净舒适,具有更好的私密性,满足玩家的住宿需求,酒店提供的专业电竞设备大大提升玩家的游戏体验。有这些优势,实际上打到了很多原本去网吧进行游玩或者社交的玩家的痛点,带走了这批想要趁着周末,与三五好友在电竞房内约一场游戏轰趴的客人。

以郑州为例,与前几年相比,电竞酒店的消费者似乎变得更挑剔了。房间里面是否异味,卫生品质,电竞椅的舒适度,都成为消费者在消费时会考虑的因素。“前几年比较少,但现在选择很多,我家门口就有一家电竞酒店,很方便,人均一百多,服务也都比传统网吧更好。”家住郑州二七区资深“吃鸡”游戏玩家边小乐(化名)说。

例如,在一二线城市中的电竞酒店中,已经有一些电竞酒店已经尝试将酒店融入剧本杀的体验,有的是以活跃会员的方式,组织剧本杀活动,有的是直接开辟了专属于剧本杀的空间,例如,广州的粤塔电竞酒店,大连的hello电竞酒店,上海的蓝弧电竞酒店以及郑州的温特美咖电竞酒店等。、

这样多元结合的方式,在细分人群的情况下, 不断扩展边界、开发新业态,也为电竞酒店行业发展提供了动力。

2、只要热衷中国电竞产业发展、喜爱电竞均可,尤其是对自己文字表达能力有信心的小伙伴可以大胆来尝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