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酒店”将电竞与住宿相结合,提供更高端的电竞设施、更便利的娱乐环境,从一个人电竞大床间,到二至五人的豪华“开黑房”,零食饮料、棋牌桌游、智能家居,一应俱全。

“电竞酒店”发展势头迅猛,《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电竞酒店近两年内保持增长势头,全国电竞酒店数量预计到2023年突破两万家。

不过在“硬币”的另一面,则是违规接待未成年人等乱象出现。而且,电竞酒店的营业性质尚未明确,在监管层面处于模糊地带。推动电竞酒店规范发展,是整个行业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因为疫情原因,当时网吧、剧本杀店、KTV等娱乐场所处于歇业状态,于是刘维和朋友选择去电竞酒店“开黑”。

之后,县城陆陆续续开了七八家电竞酒店,但常常一房难求。不过随着疫情防控措施优化之后,酒店业竞争变得激烈,刘维明显感觉电竞酒店的房价在下降:“以前400多元一个标间,现在300元左右就能订到。”

数据显示,电竞酒店的核心客群以90后、95后等“网生一代”为主,男性用户占比近九成。另外,67.4%电竞酒店的平均价格在每间房250元以下,相比网吧并不低的上机费用,电竞酒店对“网生一代”来说有着极高的性价比。

习惯了电竞酒店的游戏氛围之后,刘维明显感受到身边去网吧的年轻人肉眼可见地变少,而是“消费升级”转战电竞酒店。他们认为不管是私密性、便利性还是体验沉浸感,电竞酒店都是更好的选择。而电竞酒店从其开黑房型多样,到满载零食饮料的配套设施以及更高端的电竞设备,都契合这些电竞爱好者们的需求。

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与同程旅行联合发布的《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22年6月,全国电竞酒店存量约11000余家,至2022年底全国电竞酒店存量预计为15000家,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20000家。

90后创业者李子涵2020年在家乡开设了极夏电竞酒店,如今已发展到第五家。李子涵告诉《IT时报》记者,家里本就是做酒店生意的,疫情期间他认为电竞酒店是不错的发展方向,“当时其他休闲娱乐场所暂停营业,帮助我们省去了教育市场、培育用户的过程,消费者自己就会找过来。”

李子涵的首家电竞酒店投资300万元左右,共有35个房间,其中装修和电竞设备的成本各占约30%。据其介绍,如果是同等规模的商务型酒店,装修成本占比会更大,可能高达60%左右。

高投入带来了高回报,疫情防控期间,李子涵经营的电竞酒店平均RevPAR(客房实际总收入/客房总数)要比周围的商务型酒店高出一百元左右。李子涵表示:“35间房,摊销下来每间房的成本在八九万元,如果是一个同等的经济型酒店,这样的投资在二三线多元比较正常,但是我们RevPAR一直保持在平均两百元以上。”

与李子涵在传统酒店行业得到的经验不同,传统酒店开业一般会经历三个月左右的“爬坡期”,但他的电竞酒店一开业就生意火爆,“我们会在小红书、抖音上做一些推广,但有很多都是自然流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自媒体上传播度会更高。”

李子涵透露,电竞酒店还有一部分收入来自于零售。“像零食、饮料、日用品在电竞酒店的消费量都比较大,我们零售收入占比在20%左右。”成本方面,和普通酒店比起来,电竞酒店的电费也会高出很多,还有电竞设备折旧、更换、维修等费用。

《IT时报》记者注意到,相比于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电竞酒店在二三线城市,甚至低线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分布在四线及以下城市的电子竞技用户占比最多,为35.9%;分布在一线城市的电子竞技用户占比最少,为13.6%。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电竞工委主任委员唐贾军分析称,2020年电子竞技用户在二线年电竞市场正在逐渐下沉,未来三四线城市或将迎来快速发展。

李子涵也认为,在二三线城市开电竞酒店反而比一线城市更有优势,一线城市的物业资源更难拿到,且合适的位置价格更高。虽然成本增加,但房间单价并不会比在二三线城市高出很多,利润方面并无优势。“而且,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娱乐方式选择更多,更加多元化,不一定会选择电竞酒店。”他表示。

随着产业的快速发展,电竞酒店也经历着从1.0到3.0的转变,从只能上网和睡觉,到有更多电竞元素的加持和提供更多元化的娱乐活动。与此同时,电竞酒店之间的内卷也愈演愈烈。李子涵告诉记者,自己的电竞酒店目前趋于走高端路线,每间房会配备润肤露、卸妆水、洗衣机等,服务甚至要比传统的酒店更加周到。

”不用坐班,在老家长期异地办公的95后青年蔡亮(化名),一个月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住在电竞酒店。在他看来,老家电竞酒店的月租长包房价格合适,且各种配套更符合自己对工作环境的需求:“智能家居一呼百应,饮料、零食一应俱全。工作之余,还方便我娱乐‘摸鱼’。”

电竞酒店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去哪儿数据显示,今年情人节期间,酒店预订平台上高校周边的电竞酒店于2月14日出现了一波预订小高峰。

”消息引发全社会关注。兼具上网和住宿功能的电竞酒店,因我国法律尚未明确其营业性质,在监管层面处于模糊地带。一些从业者向《IT时报》坦言,目前电竞酒店的从业者主要分为原网吧经营者、原酒店经营者和新入行的年轻创业者,因为资本构成、人员构成较复杂,再加上行业内卷,其中难免存在乱象。但从业者们仍然对行业充满信心:“每个行业发展都有一个洗牌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规范的乱象也会被逐步清除。”

日前,宿迁已就电竞酒店违规接纳未成年人设定处罚权启动立法,也有多个城市对电竞酒店加大执法检查力度,要求经营者严格落实各项安全管理制度。专家建议,应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出发,明确电竞酒店的经营性质,制定明确标准,从而消除法律与监管的模糊地带,确保相关行业健康发展。

大鳄的入局,也在推动电竞酒店向正规化与高端化的方向发展。比如2022年8月,盛天网络与美团酒店签署战略合作,围绕电竞赛事以及电竞酒店业务展开深度合作;同年9月,由腾讯电竞打造的首个虚拟人主理电竞酒店品牌“竞鹅酒店”在杭州开业。

据统计,国内热度最高的十家电竞酒店品牌包括有爱电竞、都市118、网鱼电竞、轻住、遨游OYO、格林豪泰、怡莱等。传统酒店集团、电竞产业头部企业和酒店行业品牌都开始跑马圈地,入局电竞酒店赛道。

李子涵认为,目前电竞酒店仍然是不错的投资项目,各地区已经有了成规模的品牌,行业开始往专业化的道路上发展,未来也会推动自己的电竞酒店走向更高端化。“从我开第一家电竞酒店起,就当成酒店在经营,而不单单是网吧或者电竞场所。酒店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只有高端化、正规化,未来才能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