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马数据显示,2023年8月中国游戏市场规模为292.26亿元,环比增长2.15%,同比增长46.08%,游戏行业正重回增长快轨道。《202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也印证了这一点,今年1-6月,国内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68亿人,同比增长0.35%,达到历史新高点。值得一提的是,电竞作为电子游戏的一个重要分支,因为近期的亚运会等诸多国际赛事的举办收获更多关注,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游戏产业的繁荣向上及认知重建。

在全球范围,各国纷纷加深在游戏领域的布局,并重视游戏在精神文化领域的独特传播价值和影响力意义。游戏逐步从科技的应用者转变为了科技创新的推动者和新兴技术、文化的创造者。除了游戏产品本身,游戏生态也因此日益完善壮大。例如下游服务业中的“游戏陪玩”行业,有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超过140亿元,是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行业专家认为,“游戏陪玩”或能带动游戏服务升级,并在就业领域释放价值,成为青年人新就业的代表。

移动互联网时代下,游戏已经不是从前的面对电脑的个人战,互动联通下,游戏已经成为青年人潮流社交的必选语言,是Z时代的主流生活方式。据了解,全球有约有30亿人玩电子游戏,其中超过5亿人对电子竞技特别感兴趣,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为34岁以下的年轻人。

显然,这些年轻人是未来新消费的主力军,该类消费占比正逐年增长。有媒体统计,2022年中国电竞用户个人月收入6000~8000元的占比最高,达到23.6%;电竞用户个人月消费3000~5000元的占比最高,达28.9%。专家强调,青年人在电子游戏领域产生的新消费潜力巨大,伴随着游戏生态的延伸,游戏新消费场景也在扩大:包括以“游戏陪玩”为代表的服务业、“游戏电竞酒店”为代表的实体经济等等,“未来像游戏陪玩等方面的消费趋势上扬是肯定的。”

在海外,游戏产品在青年人群中的渗透率很高,对于很多青年人来说,每天花费5-8个小时在游戏中已经日常,选择游戏陪玩服务也更为普遍。在付费陪玩方面,海外也比国内更成熟。在美国,游戏陪玩平台每小时收费约30-50美元,英国游戏陪玩平台每小时收费20-40英镑,而国内的陪玩平台每小时收费在10-30元之间,相对较低。相关从业者表示,国内玩家每月在陪玩领域消费超过200元的人群占比已超过50%,人均消费金额可达到453.6元/月。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游戏陪玩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战略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为1.82亿元,2018年增长至4.0亿元,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110.1亿元。

发展势头好,行业空间大,游戏陪玩曾是资本与产业参与者看好的新势力。然而,在加速发展的过程中,部分行业规范建立滞后,少数从业者在求“快”发展的过程中忽略了“质”的重要性,这让游戏陪玩走了一些弯路。

近两年,随着国际国内舆论声音对游戏陪玩价值亟需被重新看见的呼吁下,游戏陪玩深度参与者们开始着手重建标准,规范前行。去年年底,欧洲议会全会即高票通过了重视发展电子游戏产业的决议,呼吁欧洲制定长期发展战略,支持欧盟电子游戏领域的初创企业发展。这在业内也被视为游戏陪玩产业的重要利好。在国内,主流媒体里对于“游戏陪玩”规范前行和促进就业领域的价值也在被反复强调。人民网等在《多渠道拓展就业空间各行各业探索就业新路》的文章中指出,“游戏陪玩行业作为平台经济的参与者之一,以其庞大的商业规模助推了平台经济发展,并积极赋能数字经济。同时,在带动新就业,促进灵活就业方面也在积极发挥价值。”

诸多规范在建立。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颁布《游戏陪玩师团体标准公告》,明确规定游戏陪玩师作为正式职业的职业准则,并上线“游戏职业技能认定平台”,从业者需通过平台认定获取专业证书。去年5月底,协会召开“‘游戏服务师’职业技能团体标准终审会”,规范从业者的行为,为职业技能认定提供科学依据。提高门槛、加强培训、落实监管,“游戏陪玩”主动革新,启动了游戏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引擎。

规范发展下,游戏陪玩在社会价值领域的作用开始显现,尤其是灵活就业方面。作为新职业代表之一,游戏陪玩师等正成为青年人就业的新选择,在带动劳动者增收和灵活就业、高质量就业方面承担重要责任。据了解,当下游戏陪玩从业者已经超过百万人,仅靠游戏陪玩兼职,从业者月收入即可达3000元以上。在海外,游戏陪玩师的平均收入超过300美元,相当于当地一名蓝领的收入,而在头部陪玩师里,月入上千美元的也有很多。事实上,与外卖、网约车服务等平台经济类似,“游戏陪玩”通过平台将个人游戏指导等服务提供者进行整合,用数字经济的方式提供更规范的服务。

2022年年初,人社部下属的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指导的《腾讯助力新职业与就业发展报告(2022)》正式发布,报告公布了数字生态下的147个新职业,其中游戏陪玩师被评估为稳定期数字生态职业,作为新职业将为行业相关领域带来约50万—100万的就业岗位。专家认为,推动包括“游戏陪玩师”在内的游戏服务行业相关职业发展,一方面能为多数游戏玩家创造更健康的游戏生态系,改善玩家数众多、但多数利益却落入少数顶尖选手的市场状态;另一方面能为社会提供更多灵活就业岗位,助力当下就业形势下的新职业发展和高质量就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