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电竞酒店以提供上网服务招揽未成年人入住,直接引发了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夜不归宿、逃课辍学等问题。

“在这里开黑真的爽翻了!”“周末开黑来这家电竞酒店快乐一下!”网络上富有感染力的词汇不断吸引着青少年的眼球,电竞酒店这一新业态有赖于大量拥趸在全国各地发展势头迅猛。

2022年11月24日,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与同程旅行联合发布《2022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电竞酒店的核心客群以90后、95后等“网生一代”为主。截至2022年6月,全国电竞酒店存量约1.1万家,至2022年底全国电竞酒店存量预计为1.5万家,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两万家。

电竞酒店在满足群众需求、扩大消费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在其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电竞酒店行业诸多管理乱象也随之出现,其中未成年人社会保护和网络保护问题尤为突出,一些经营者打着旅馆住宿的旗号投其所好,被网吧拒之门外的未成年人在电竞酒店可以无限制上网。

目前正处于旅游复苏的窗口期,如何以法律监管电竞酒店规范满足客人需求,推动业态朝着健康方向发展以及如何以法律规范、保护这些未成年人的行为,这些问题引发了社会关注。

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里,摆着两张狭窄的高低床,五台宽面屏电脑,在烟雾缭绕中,三男两女在网络游戏世界里玩得正酣。

2021年5月,在浙江义乌东阳,15岁的少年小峰(化名),以入住为名,将黑手伸向电竞酒店房间电脑中的显卡,短短两个多小时,其窃走两家电竞酒店的9张显卡。酒店老板发现后,线元赎金线下交易。后酒店老板报警,线下交易时,小峰被东阳市民警抓获。

2021年5月,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金纯盈办理了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多名未成年人结伙入住该市某电竞酒店通宵玩网络游戏,之后盗走房间内四块高端配置显卡,后交由他人销赃获利。

这起看似简单的盗窃案引起了金纯盈的注意:为何多名未成年人能够在酒店内通宵玩网络游戏?为何酒店内的电脑显卡价值如此之高,电脑配置如此高端?金纯盈感到电竞酒店这一新生事物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方面可能存在盲区。

在这之后的调查中,金纯盈与同事发现青少年聚集电竞酒店通宵玩游戏甚至长期住宿不归家的现象十分常见。在某节假日晚上,一次对辖区某电竞酒店的走访中,他们发现一电竞酒店的四人间,却有12人在场,其中10人是未成年人,6名是在校学生,但登记信息仅为1名成年人。金纯盈称,他们发现该电竞酒店还存在违规向未成年人售卖烟酒的现象。

诸暨市人民检察院还发现,在网吧等单一业态的互联网营业场所监管日益规范的背景下,电竞酒店以“住宿+上网”的混业经营模式,以酒店住宿的方式接纳多名未成年人无限制上网,并引发多起涉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

诸暨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了解到,电竞酒店中聚集的未成年人绝大部分纯粹是为了玩游戏,因为网吧对年龄的限制他们无法进入,电脑配置完善的电竞酒店成为他们的“变相网吧”。

这一特殊性质使得电竞酒店比普通酒店的回购率更高,甚至一些青少年以连续多日包房、轮流包房的方式长住,有未成年人“住到钱花光了才出来”。

某些电竞酒店以提供上网服务招揽未成年人入住,直接引发了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夜不归宿、逃课辍学等风险问题。

“成瘾性”倾向使得电竞酒店不仅成为“酒店+网吧”的边界不清晰场所,更成为未成年人犯罪乃至被侵害的灰色地带。由于电竞酒店入住人员鱼龙混杂,容易沾染恶习,还会衍生出团伙盗窃、聚众赌博、贩毒吸毒等违法犯罪行为。特别是有男女混住情况发生,更容易导致性侵等案件的发生。这极易引发青少年家庭矛盾,造成社会危机。

今年1月,江苏省宿迁市人大常委会出台《关于禁止电竞酒店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自3月1日起施行。为了增加立法刚性,《决定》规定,电竞酒店经营者接待未成年人入住,或者接待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入住时,未询问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入住人员的身份关系等有关情况,并未明确告知其为电竞酒店的,由公安机关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拒不改正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吊销相关许可证,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电竞酒店究竟是网吧还是酒店?电竞酒店监管之所以难,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电竞酒店经营性质与行业标准均不明晰。电竞酒店该定义为“网吧”还是“旅店”,争议不断。

如果将电竞酒店定义为互联网上网服务经营场所,那么经营者必须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严禁未成年人进入;但如果将电竞酒店定义为住宿场所,经营者在履行相关法律义务之后,可以接纳未成年人入住。

当前,网吧、酒吧、歌舞娱乐场所是未成年人保护法明文规定的未成年人不得进入的场所,因为未成年人进入其中可能会有醉酒吸烟、沉迷网络等不良行为,甚至引发违法犯罪或遭受侵害。电竞酒店的特性和网吧很相像,对未成年人进入的管理上却相对宽松。

浙江诸暨全市共有电竞酒店11家,内设电竞房190间、床480张,上网电脑480台,2021年共计接纳未成年人4583人次。

2022年3月,诸暨市人民检察院在召开公益诉讼公开听证会后,发出了浙江省首个电竞酒店公益诉讼检察建议,建议相关部门对电竞酒店实行“住宿+上网”双登记制度,并构建数字化应用场景实时预警,禁止接纳未成年人进入上网。

这之后,2022年9月,宁波市人民检察院针对电竞酒店这一未成年人保护和监管盲区,主动与市级相关行政机关逐个进行一对一沟通磋商,并牵头邀请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市公安局、市司法局和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规范未成年人进入电竞酒店公益诉讼工作联席会议,分析现状,研判相关法律适用难点,最终就规范未成年人进入电竞酒店工作达成共识、形成合力。

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将联席会议达成的共识形成专题会议纪要,明确各相关部门在规范未成年人进入电竞酒店相关工作中的职责任务,明确可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参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将电竞酒店认定为“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并指明对日常执法检查或联合执法中发现的相关电竞酒店经营者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行为,由文化广电旅游部门依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处理。同时规定,公安机关依据特种行业管理职责,加强对“电竞酒店”的日常管理,并对“电竞酒店”进行特种行业许可证审批时,督促经营者不得任意允许未成年人进入;公安、文化广电旅游部门会同其他职能部门协同开展执法检查、依职权查处“电竞酒店”相关违法行为。

今年3月,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研究起草《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加强电竞酒店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拟规定严禁电竞酒店违规接待未成年人。

征求意见稿提出,电竞酒店经营者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专业电竞酒店和非专业电竞酒店的电竞房区域。电竞酒店应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电竞酒店经营者应当在消费者预订、入住等环节明确告知其电竞房区域不接待未成年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核验电竞酒店提示信息,不得允许持未成年人身份证预订电竞房。各省级文化和旅政部门应当会同公安机关部署开展电竞酒店摸底排查工作。

征求意见稿还建立了事中监管制度,要求电竞酒店经营者强化主体责任,严格落实设置禁入标志、履行告知义务、落实“五必须”、实施网络安全技术措施、图像采集技术措施、建立巡查制度等防范未成年人进入电竞房的系列监管制度。

考虑到一是现有电竞酒店普遍不符合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24时至8时不得营业、营业期间禁止锁闭门窗等规定,难以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二是按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对电竞酒店实施管理,容易产生收缩性影响,征求意见稿并没有将电竞酒店定性为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而是定义为“通过设置电竞房向消费者提供电子竞技娱乐服务的新型住宿业态,包括所有客房均为电竞房的专业电竞酒店和利用部分客房开设电竞房区域的非专业电竞酒店”。

电竞酒店经营者绷紧“拒绝未成年人进入”这根弦,监管监督部门如何及时发现未成年人违规进入此类场所呢?

诸暨市人民检察院研发“电竞酒店数字化监管应用”,利用旅馆住宿登记数据、上网登记数据、罪错未成年人数据碰撞比对,实现电竞酒店后续接纳未成年人入住、上网异常情形的实时预警,以数字化手段督促行政机关加强监管。

检察官建议广大经营者要增强法治意识,依法规范经营,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依法谢绝未成年人进入,进入的及时劝离,宾馆接待未成年人入住的,规范做好登记询问。同时也需要大家进一步提升社会责任感,对未成年人有关情况,多关心关注,发现可能有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的,及时履行报告义务。

“《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与《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于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和旅馆从选址到接纳未成年人进入均设置了截然不同的要求,要求电竞酒店同时参照《条例》《办法》的规定执行,本质上是矛盾的。”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律与政策研究院研究员杨勇认为,电竞酒店本质上属于旅游业,应当依照《办法》由公安机关负责管理。

杨勇称,对电竞酒店这种新业态应当实施包容审慎的监管制度,可以通过修订国务院条例或完善地方立法,加强公安、文旅部门对电竞酒店接纳未成年人上网的经营活动监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