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来自LPL(中国赛区)的四号种子WBG对决来自LCK(韩国赛区)的二号种子T1战队,最终T1以3:0战胜WBG,斩获S13全球总冠军,WBG为亚军。其中,T1战队的明星选手Faker此次获得了个人第四座召唤师奖杯,成为历史上首位四冠王。

一时间,#T1战胜WBG##Faker四冠登神##T1夺冠#等数十个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截至目前,上述三个线亿,让无数年轻人为之着迷的电竞再次成为焦点。

“这样的结果其实挺正常,可能玩家会觉得有点措手不及,但走到这儿已然超出所有人预期。”一位在游戏、电竞产业深耕多年的资深产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每场备受瞩目的电竞赛事背后都离不开资本的身影。从腾讯、完美世界,到B站、、快手、抖音等新势力加码入局,从引无数平台资本争相跨界,到各个城市纷纷打出电竞“城市名片”,甚至首次进入亚运会。但在风光背后,电竞行业增长乏力的现实同样不容忽视,迈入新阶段的电竞经济和背后资本究竟该何去何从?

今年,来自中国LPL赛区的JDG、WBG、LNG和BLG等四支队伍均闯入了全球总决赛八强。在这四支队伍背后,均有着中国互联网大厂和大资本的身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获得S13亚军的WBG战队背靠新浪,2018年,新浪宣布独家授权上海竞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布局电竞产业,正式成立“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

企查查数据显示,成立于2018年的上海竞综文化是一家电竞媒体公司,业务主要包括电竞俱乐部组建、电竞赛事的组织举办等,公司由石光卓、聂小依、上海竞综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持股。

另一家BLG战队,背后关联公司为上海哔哩哔哩电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法定代表人为B站董事长陈睿,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动画有限公司。

另外两家战队JDG和LNG背后,则分别背靠京东和李宁体育。2017年,宣布携手原初教育,收购QG战队,并正式改名为JDG,同时成立英雄联盟JDG战队和JDM战队参与英雄联盟赛事。

对于各个平台而言,电竞仍是不可或缺的流量利器。《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据Newzoo数据预测,全球电竞观众在2023年将增至5.74亿,其中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83亿。

在上述资深产业人士看来,进入S13总决赛八强的4支队伍背后的平台全都是对流量有需求。“相比起通过电竞战队赚钱,平台布局这一赛道更优先看重流量价值,以及带来的用户传播口碑等,这就和当年地产公司去做足球俱乐部是一样的逻辑。”

背靠庞大的年轻人,今年登上亚运会赛场的电竞,再次掀起市场新一轮关注。当下,在经历了资本热捧之后,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步入成熟平稳期。

《2023年1-6月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23年1-6月,中国产业收入为759.93亿元,同比下降0.66%,环比增长11.74%。中国用户规模为4.87亿。

近几年来,乘着“电竞入亚”的东风,B站、抖音、虎牙、微博、快手、等短视频、电商平台纷纷跨界涌入电竞行业,试图占得先机。

今年7月,快手电竞负责人杨帆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未必整个行业的入局者都已经想清楚如何做,但每个人都是先入局占位置,整个行业的竞争比之前更加激烈。

不过,虽然入局者越来越“卷”,但整体上电竞行业目前正处于回归理性的状态中,资本虽有期待但正变得越来越谨慎。

上述资深产业人士观察,从2021年底,已经很少听到过有新的电竞项目拿到钱,或者新的电竞俱乐部进来了,从纯资本角度关注电竞的投资人越来越少,个人俱乐部越来越难做。“目前大部分电竞俱乐部都不赚钱,俱乐部收入高但投入更大,体育行业的生意一直如此。”

当下,中国电竞产业的收入主要由电竞、电竞直播、赛事、俱乐部等极大部分构成,其中电竞游戏扛起了收入大旗,营收占比高达超八成;赛事收入、俱乐部收入占比则分别在1%左右。上述行业报告显示,今年1-6月,中国电竞产业除游戏收入外的直播、赛事、俱乐部及其他收入共计115.17亿元,同比下降9.92%。

“从感知上而言,电竞最热是在2019年~2020年左右,这两年行业在经历了喧嚣的泡沫周期后,行业并不如前两年那么热。去年游戏行业增长趋于平缓,长在游戏行业上面的电竞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上述资深产业人士坦言,随着行业回归平稳,电竞已很难再像当下爆火的短剧在短时间内形成巨动,它已成为了一种稳定的业态,有自己的用户和市场,大家已经很难再蜂拥而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