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狗米肉望着新入手的《战神4》的画面发呆,他预购了《艾尔登法环》和《战锤3》, 瞧了一眼正在吃灰的《原神》,一时之间不知道先选哪个。

西比躺在出租屋的木板床上与女神分享照片,假装自己在雪山的生活很充实,其实照片都是从作者素质单男的朋友圈那偷的。

奋斗逼格子看了10分钟公务员司法考试指南,练了10分钟贝斯,看了10分钟克里斯蒂娃的《关于中国女人》,最后去山姆超市逛了120分钟。

你讨厌养狗的琐碎成本,但你特别喜欢跟狗狗亲密接触,于是撸柴犬的店在三里屯已经开了四家倒了一家了。

2019年,电子竞技被我国认可为一项体育竞技运动之后, 掀起全民电竞狂欢的热潮,电子竞技玩家们的竞技+休闲的诉求也需要被满足,所以更加专业的电竞网咖也建起来了。

据《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1.5万家,并继续保持高度的增长趋势,到2023年将有望突破2万家。

电竞酒店的前身是什么?你可能会说是网咖,毕竟网吧过渡到网咖了,接下来的上网体验升级,不就是电竞酒店吗?

比方说你老家的一个小土坑、杂草丛,都可能成为你的秘密基地,你可以在那玩鞭炮和隔壁家抢来的玩具,总之你可以在那无所不作,快活得像个神仙,甚至你爸妈叫你吃饭,估计都得跟着高德地图定位才能找到。

为了了解这么一个魔幻神奇又令人心驰神往的行业,我特意采访了一位持续创业者——“Trone”电竞酒店的联合创始人谭老板。

千禧年之前,算是网吧1.0时代,当时的个人电脑特别昂贵,所以都是精英们在体验着网络冲浪的乐趣。

比如1998年7月1日,克林顿访华期间,去了上海一家叫作“3C+T”的网吧上网,想考察下中国互联网发展得如何。

而随着电脑便宜,盗版游戏涌入,一些商人钻到了规则不健全的漏洞,布置了一个极其粗糙的环境,以图在那些渴望享受虚拟世界美好的年轻人口袋中疯狂捞钱。

而且,网络宽带进一步加速,有人诟病“铁通”之类的网速慢,但更多的人还是享受了互联网的便捷,至少可以玩传奇,搞直播了。

·2006年,网吧2.0时代,“聊聊”主播六子在网吧直播整活,用杀虫剂喷火,说给这些网友戒戒网瘾。

“以前网吧那边那个情况,真的因为那个年代过来的,但现在电竞酒店用户消费水平高了”谭总如是说。

到了网吧3.0时代,网吧已经升级为网咖,经营良好的网咖,不仅禁止吸烟,而且还会提供饮料、餐食之类的,硬件设备也是较为牛逼的,不会出现以前玩游戏大作卡的要死的情况。

与此同时,固定的高强度上网娱乐形式也让人开始倦怠,咱们经常有一个体验,就是网咖呆久了,同样是头昏脑胀的,出来后感觉极度恍惚,只能在街边的肉夹馍、珍珠奶茶中寻找热量的慰藉。

结合最近看的几十篇关于电竞酒店或者网咖的研报,2020年,电竞酒店的苗头开始在资本市场萌生。于是,元宇宙时代,为了解决网咖的积弊,电竞酒店一马当先,完成了一次体验上的迭代。

能满足游戏大作的诉求,而图中这间房里用的还是败家之眼——ROG玩家国度(产品高端,性能很牛逼)的硬件。

但不管网吧环境多垃圾,面对日益增长的上网需求和高昂的电脑价格之间的矛盾,大多数人都愿意去网吧一探究竟。

而是我上班累了,周五、周末,不论是我出差还是找个地方休闲,电竞酒店都能做到不仅可以让我轻松且开心地玩游戏,而且也可以有一个整洁的地方释放压力。

“我们电竞酒店,大概每天晚上10点,都会给顾客熬粥,前台熬好粥后,送到有需要的客房中,并提醒大家注意休息。”谭总说,自己的创电竞酒店会提供这样的服务。

比如说,你加班了6天,周日回家了想打开CS玩玩,对象或者是父母看到你打游戏,肯定得说你两句。

如果你想去网咖,只是想坐着简单玩玩游戏,结果旁边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学生在组团吃鸡,分贝声直接把你整麻了。

“您说这群业余爱好者,他真的是喜欢自己闷在房间打游戏吗?没有,他们其实很多人,都有相应的社交需求。

我们房间都有投影,他们更多的是喜欢在一个公共区域里面,也很乐于沟通交谈,还跟我聊战队、聊电信这些,所以我会要去花钱做公共区域,让大家坐着点奶茶,玩桌游,盲盒剧本,狼人杀……”

“有两个哥们坐在大堂沙发上喝饮料看比赛,我问他们是没订房么,他们说订了,只是想享受下这个氛围。”

“为什么人家到我们这里来,真的是因为我们的东西比人家新?我们的那个环境给人家刺激?我们的设备比人家高么?

不,我不会带家人去迪士尼,我一个人去。他说,迪士尼,那是我童年快乐的回忆,那是我觉得轻松愉快的地方。

在2020年的时候,我们觉得酒店、旅游业、机场航运业基本得凉半截,但结果是逆境也能创造机遇。

比如说《2021年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大陆地区共减少5.9万家15间房以上的酒店。

可能大家有所不知,现在中国移动游戏行业全球第一已经毫无争议,近10年来,中国自己研发的游戏在海外市场增长了100多倍。中国的游戏出口量目前仅次于美国,世界第二。

我们附近,VR体验馆、剧本杀、PS5畅玩馆、电竞酒店随处可见,甚至澡堂里都得放些PS、Switch来吸引青年群体的。

但这种虚拟与现实结合的产业发展,不只是游戏开发商、电竞赛事举办方等多方资本的追逐,也是玩家、从业者一起推动的结果。用户的需求不断被满足,甚至有的用户还没想到自己的需求,对应的场景和设备就已经问世。

确实,肯定存在很多不可抗力,影响着整个产业的发展,所有行业都一样,但是我们也可以欣喜地发现中国有不少工作室正在做出好评如潮的原创游戏。这样优质的源动力也正在成为整个行业良性发展的基础。

立于虚拟游戏与实体经济结合风口的谭老板,也已经完成了一部分自己的“电竞酒店版图”,最近他还上了腾讯游戏的《有戏》栏目,跟大家聊了聊电竞酒店未来的发展和变化。

以前和他一起玩暗黑破坏神的朋友们,现在打开腾讯游戏公众号,也能看到以前的小谭现在出息了,而且,还是在他们都憧憬过的电竞领域。

无论是新兴概念元宇宙,亦或是NFT,虚拟偶像等等,未来游戏与更多行业的尝试充满无限可能,一座专为成年人打造的快乐秘密基地即将落成。

2019年,腾讯数字文创节线下沉浸式嘉年华如期举行,在“峡谷开放日”中,对王者峡谷的场景进行了最真实的还原:貂蝉、百里守约等人气角色集体亮相。

不止步于已有的VR体验馆、剧本杀、电竞酒店,未来,游戏的蓬勃生命力说不定还会孵化出更多有趣实体产物。

回想起来,游戏衍生的这些故事,将伴随我们这一代人成长,像是曾经陪伴父母们日常生活的广播电视。

小时候,我总觉得我父亲听着电视机的声音入眠是多此一举,但当我在电竞酒店里打盹的时候,我似乎有了些共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