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埃里森是甲骨文公司的创始人,甲骨文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数据库软件公司。埃里森本人在大众看来也是毁誉参半的一位成功人士。

在职场上他多次有微软竞争,经常在采访中提及自己对比尔盖茨的胜负欲,私生活上被媒体称为“硅谷花花公子”,在交往的女朋友小自己45岁,但最近一次大出风头还是因为甲骨文公司裁员事件。

甲骨文公司在中国公司的研发人员达1600人左右,突然事先毫无预兆裁员中国市场研发人员近九百人,达到研发人员总人数的57%左右,原本计划2019年七月份进行第二波裁员至今看暂无音讯。

不过公司对这场裁员的赔偿时在行业内对比起来时相对丰厚的。采用的方案是“N+6”形式,也就是工作的年限加上六个月的薪酬补偿,前提是需要员工在五月二十二日之前,签署离职协议,如果拖延到一个月之后签署,就只能拿到“N+1”的薪酬补偿。

近些年,因云计算技术的不断兴起,传统的数据库处理为主的软件公司已受到巨大的威胁。这也不仅仅是甲骨文一家公司面临的冲击,随着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不断降低,同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甲骨文也面临转型,只能做到优胜劣汰的淘汰机制,原有的研发人员自然会受到不可避免的被裁员风险。

也有不少言论将此次裁员事件和甲骨文公司的政治选择有关,埃里森早在2018年曾接受福克斯的新闻采访中提及:

“如果就这么让中国经济超越我们,让中国培养出比我们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那我们就离军事科技也落后的那天不远了。美国与中国的激烈竞争中,我站美国队。”

甲骨文公司的此次大规模裁员,也有可能为了遏制对中国的科技人才的培养发展。但无论何种解释,甲骨文的裁员事件木已成舟。

1944年8月17日,出生在美国纽约的埃里森,父亲是美国空军飞行员,但他从未见过父亲,母亲是犹太人,俄罗斯移民,生下埃里森时只有19岁。

埃里森九个月大时,母亲因感染肺炎将其托付给芝加哥的舅舅路易斯。在芝加哥犹太区的中下层长大的埃里森性格有些孤僻,喜欢独处,成绩和在学校的表现平平。

1962年高中毕业进入伊利诺斯大学就读,但因平均成绩不及格离开学校。之后进入的芝加哥大学和西北大学,最终也未能拿到大学文凭。

1966年他离开芝加哥来到加州的伯克莱,自学了电脑编程,当时的他只是想赚点生活费以供自己就读研究生。

几年间他换了很多家公司,值得一提的是1973年在阿姆达尔公司工作,当时的阿姆达尔是和IBM竞争的生产大型电脑的公司,有日本富士通45%的股份,因此埃里森曾有机会去日本出差。

1974年他和妻子AddaQuinn离婚,原因是埃里森不断地更换工作,积蓄不多却出手阔绰。离婚时他还劝妻子,自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但妻子最终选择放弃。

1977年,埃里森在Ampex公司的同事BobMiner和EdwardOates,一起投资2000美元开了一家开发研究公司,做通用商用数据库项目,并将其命名为甲骨文(Oracle)。这个名字来源于他们曾给中央情报局(CIA)做过的项目名。

之后他们抓住IBM关于发表R系统论文并没有因此推出关系数据库产品的机会,公司市值在1996年一跃达到280亿,直逼当时的龙头企业微软。

埃里森的胜负欲极其强烈,为公司的快速发展他极其重视人才的充沛,于是许多技术人员都对埃里森的知人善任和破格提拔十分倾心。

2011年,甲骨文公司与惠普正在打官司,又在另一场法庭上和谷歌争得面红耳赤。在这一年度,美国科技行业的七大诉讼案中,甲骨文就占了两件。

这么多对手当中,他最喜欢的还是和微软的较量,私底下看不起比尔盖茨,在他看来,比尔盖茨创办微软时靠外公赞助的一百万美元,而自己是白手起家。

他经常公开表达自己的目的“击败微软,成为世界最大的软件企业”,“罗马帝国都会垮掉,为什么微软不会?”

交往的对象都是好莱坞女明星,模特等,许多媒体亲切的称呼他“硅谷花花公子”,还有一位小自己45岁的女朋友,有过的四段婚姻也都不长久。

埃里森我行我素的性格导致了他在媒体口中毁誉参半的人生,但如果上升到政治态度的高度许多事情便不再那样简单。

2020年1月份,甲骨文副总裁及中国区云平台总经理吴承杨在上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9年是甲骨文表现最好的一年,似乎已将裁员风云抛诸脑后。甲骨文的中国业务还在继续,发展如何大家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