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麦凯布加入谢菲尔德联队董事会已经超过1/4个世纪,他很再清楚不过,命运常常在足球世界里起着关键的作用。

是命运,让谢联在温布利的点球大战中以罚丢失利告终,是命运,让谢联因对手在足总杯半决赛的神奇扑救而出局,还是命运,让谢联因为死敌违规引进的前锋(指西汉姆联引进特维斯)大发神威而惨遭降级。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麦凯布跻身谢联管理层之后,虽然年代有所差异,但都是命运跟这家俱乐部开的小小玩笑。

同样,当星辰在正确的时间排成一条线,成功也会不期而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2016年5月的一个傍晚,麦凯布在布拉莫巷(谢联主场)有举办的一场业余杯赛决赛期间,凑巧碰到了来看球的克里斯-怀尔德,而第二天一早,他就与时任谢联主帅的阿德金斯会面,将其炒了鱿鱼。

此后,谢联就连升两级(2016-17赛季英甲头名升入英冠,2018-19赛季英冠第2升入英超),杀进英超,又在上轮主场对决阿森纳的比赛取得胜利。麦凯布面带微笑,回顾了自己与怀尔德的那次邂逅,那次碰面为缔造俱乐部历史的黄金时代铺平了道路。

“克里斯-怀尔德是那种不容错失的教练,”在接受The Athletic专访时,麦凯布说。“我一致认为,根本找不到一位能够得到所有谢联球迷认可的主教练,我们的球迷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不满,但所有人都全心全意地支持着克里斯。”

怀尔德入主时,谢联正处于低潮期。虽然前任主帅阿德金斯曾经有过3次带队从英甲升级的经验,但他却没能在谢联延续神奇。英甲第11,也让谢联缔造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低排名,糟糕的表现也意味着主场比赛的氛围变得有些微妙。

麦凯布表示:“我们原本都以为奈杰尔-阿德金斯是很棒的选择,但却事与愿违。因为我相信要搞足球,就不能一再犯错,所以,我选择坐下来跟阿德金斯沟通,跟他解释我们为什么应该说‘拜拜’。”

“我计划在第二天一早跟阿德金斯摊牌,所以,头一天晚上,我来到谢菲尔德(麦凯布住在斯卡波罗)。瞧呀,恰好布拉莫巷一场谢菲尔德当地的业余杯赛决赛。我们谢联是非常大方的球会,每年都会有三四场类似的比赛在我们主场举行。”

“总而言之,怀尔德也在球场看球,我俩就聊了起来。其实也没说太多,只不过闲谈了几句,我们也互换了手机号码。那时候,我还没有跟阿德金斯见面,心里想的是‘解决掉一个麻烦后,我还要面对另一个麻烦,那就是给球队找一位新主帅。’”

“我心里面有几个人选,但命运起了作用,我那天晚上去布拉莫巷看球,就是命运的安排。怀尔德一直是我的备选之一,我也一直在观察他,前几次选择新帅时,我也考虑过他,但最终却没有向他发出邀请。”

“我下定决心,至少也应该给怀尔德打个电话。我说,‘怀尔德,昨晚跟你聊得真愉快,你有兴趣来谢联面试一下么?’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给怀尔德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见过了阿德金斯,正在去伦敦的路上。所以,我就问他是否能够过来见个面,他说,‘好的,我这就动身。’”

麦凯布选择的时间真的是再巧不过。谢联主席并不知情,其实当时怀尔德已经基本跟查尔顿队达成一致,将会出任该队主帅。甚至连给北安普敦的赔偿金额都已经谈妥,怀尔德此前的赛季带北安普敦拿到英乙联赛冠军,他接手查尔顿只差官宣。

“事情线岁以下青年队恰好在季后赛决赛遭遇查尔顿,两队将在山谷球场碰面,”麦凯布告诉我。我采访他的地点,是他位于梅菲尔的办公室,1980年,他在那里创办了斯卡波罗集团有限公司。

“正是因为那场比赛,我才会前往伦敦。我得知,第二天一早查尔顿方面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怀尔德就任该队主教练。但怀尔德和我在这间办公室的会面,让查尔顿的新帅发布会泡了汤,当时,怀尔德就坐在距离你两张椅子远的地方。”

“我们当时还没有谈妥具体条件,但他说他愿意加盟我们。怀尔德也提醒我们,需要先跟北安普敦主席凯尔文-托马斯谈谈。主要问题自然是违约金。我给凯尔文打了电话,并承诺支付跟查尔顿一样高的违约金,他对此感到满意。凯尔文清楚,怀尔德更愿意入主谢菲尔德联队。”

“后来,我和西蒙(麦凯布的儿子)一起去观看了我们青年队与查尔顿的比赛。有人告诉我俩,‘一位前谢联球员将会成为我们队的主教练’。”

“我只是坐在那里,说,‘真的么?’就没再说什么。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点球大战告负),但怀尔德却成了我们的主教练,而且他的执教简直太棒了。”

麦凯布亲手经营谢联的日子或许已经结束,上周,他已经证实退出谢联俱乐部董事会,跟他一同离任的还有他的儿子斯科特、前谢联球员托尼-科里以及高管杰雷米-塔顿。

但这位71岁的老人昨晚回忆起当初邀请怀尔德执教的明智之选时,仍然满怀骄傲之情。连续两次升级让谢联跻身英超赛场,而上轮主场击败阿森纳,则意味着谢联在赛季已过1/4的情况下,高居英超第9位。

要知道,这样的提升线年夏天,当怀尔德离开北安普敦,重回这支位于其家乡南约克夏的球队时,谢联俱乐部几乎是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

首要任务是修补球员和球迷之间的裂痕。“球员和球迷相互仇视,”谈起刚刚入主谢联时的情况,怀尔德这样说。

当和谐的氛围回归,这位前边卫球员便着手提升球队的战绩。挑战摆在眼前,而经历过所有那些挑战后,新的挑战又会接踵而来。当年在业余球队阿尔弗雷顿、哈利法克斯以及牛津执教时,怀尔德就是这样坦然面对一个个挑战,入主谢联后也是如此。

“对我们而言,这是个伟大的夜晚,但这也说明了我们为何能够跻身英超赛场,”击败埃梅里执教的阿森纳后,怀尔德表示。谢联凭借法国前锋穆塞特上半场的进球,在主场力擒强敌。“我渴望胜利,希望我的球队赢得胜利,希望我的球员永远保持争胜的决心,不管是5对5的练习赛、网式足球,还是正式比赛,无论是什么样的竞争,我都希望我的球员们保持争胜的态度和斗志。”

“上一个主场面对利物浦,我对小伙子们的表现就很满意,但关键的是我们没能拿到理想的战果。要在英超立足,我们就必须全力争取每一分。这场比赛为我们带来了重要的3分,但我的球员不会被胜利冲昏头脑。”

“他们会立即冷静下来。我不会去做这些,我不会对他们说什么。他们会自己搞定。球员们的表现很不错,但我还是会要求他们再提升一点点。”

怀尔德从小就是谢联死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他率队一路杀上英超之前的那些年,这支球队的运气有多么糟糕。

2003年,大卫-希曼作出足总杯历史上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扑救之一,帮助阿森纳淘汰约克夏球队,挺进决赛,他就坐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球门后方的观众席上。

4年后,谢联在末轮输给维甘竞技,不幸从英超降级,怀尔德也在现场观战。如果不是特维斯频频进球,当年降级的或许会是西汉姆联,但铁锤帮在此前的夏季转会期违规引进的阿根廷前锋帮了大忙。

谢联的点球之觞也给怀尔德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2012年在温布利举行的英甲升级附加赛决赛,谢联与哈镇展开了史诗般的点球对决,但谢联门将斯蒂夫-西蒙森罚丢了第22个也是最后一个点球。

尽管如此,如果一定要指出谢联需要提高的地方,那就是球队在国际比赛日过后那轮比赛的战绩似乎不太理想。

上赛季,怀尔德的球队在国际比赛日结束后的4场比赛仅仅拿到1分。他们两次输给升级对手布里斯托尔城,其中次回合的主场失利让人大跌眼镜,毕竟,那场比赛前两周,谢联刚刚在客场1比0擒下强敌利兹联。

他们还在去年10月份的国际比赛日结束后1比2客场不敌德比郡,拿到的唯一一分来自11月初,他们在国际比赛日结束后客场2比2战平罗瑟汉姆,尽管如此,那场比赛结束后,怀尔德还是用了“非常,非常糟糕”来总结球队在新约克体育场的表现。

经历过两周间歇后无法立即进入比赛状态,这一问题也在本赛季延续着。9月14日,谢联在主场对决南安普顿的比赛拱手送出3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怀尔德在对阵阿森纳之前调整了球队的时间安排。首先,10月5日0比0战平沃特福德之后,他立即给了球员们4天假期,重新集结后,等待他们的则是两天高强度训练。

接下来就是周末,然后球员们在周二又得到一天假期。怀尔德则利用这3天时间前往意大利及西班牙,考察心仪的球员,重回谢菲尔德后,则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阿森纳身上。

为了避免球员们在谢尔克利夫训练场再度集结时分心,他力主将赛前新闻发布会提前一天召开,这与英超官方的规定相违背,但英超方面最终接受了谢联俱乐部的解释。

怀尔德对于时间安排的调整确实收到奇效,就连周五上午发生的小插曲——队史标王奥利-麦克伯尼因酒驾被捕——也没能干扰到球队,小伙子们根据主帅的比赛计划按部就班地准备着,准备在布拉莫巷大干一场。

怀尔德的主要思路是充分利用阿森纳定位球防守的弱点。自从上赛季开始,埃梅里的球队被对手利用定位球打进21球,只有沃特福德(25球)及埃弗顿(24球)丢掉了更多定位球。

怀尔德的计划在上半场便取得成功,奥利弗-诺伍德发出角球,杰克-奥康奈尔头槌摆渡,穆塞特近距离捅射破门,这位法国前锋夏季转会期以1000万英镑的价格加盟谢联,这只不过是他的首次联赛首发。

虽然丢球时比赛时间仅仅过了1/3,但阿森纳已经无路可退。他们虽然牢牢掌握着控球权,但要打破联赛丢球最少(7球,跟领头羊利物浦并列英超最少)的谢联防线,却难上加难。

本赛季,谢联已经4次在英超比赛中零封对手,如果算上上赛季,零封次数则高达25次,球队防守的纪律性极强,怀尔德及其助理教练阿兰-尼尔居功至伟。

25次零封,是英格兰前四级别联赛的最高数据,也再次证明了2016年5月麦凯布与怀尔德的会面有多么重要,当时,作为俱乐部老板之一,已经在转让俱乐部的股权。

“怀尔德的执教实在太出色,”麦凯布补充道。“多亏了他和他的教练团队,不但带给谢联战绩层面的成功,更为球队塑造出了合适的战术打法。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足球事业中,充满热情,拥有英超顶尖的战术理念,与助理教练尼尔的搭配更是完美无缺。他们就像是(布莱恩)克劳夫和(彼得)泰勒。”

“尽管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但却能够在工作中协作无间。克里斯也拥有很棒的教练拍档,比如(一线队教练)马特-普雷斯特里奇。顶级教练。”

“怀尔德跟尼尔-沃诺克不同。不管身处什么级别的联赛,沃诺克的执教理念和战术打法都相对固定,而怀尔德则更适应英超的比赛,他已经在顶级联赛闯出一片天。”

“我也很欣赏他能够勇挑重担的气魄,在俱乐部遭遇所有权争端期间,我们需要教练团队能够顶住压力。上次我跟他喝茶,他从自己位于福尔伍德的住所跑到布拉莫巷(比赛日的上午),全身都湿透了。”

“记住,从他的住所到布拉莫巷是一路下坡,他可没有那么笨,喝完茶没有再跑回去,而是让他老婆开车接他回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